细犬男

请点这里!
封面来自基友,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

(麦源)烟民的挣扎

一个蠢脑洞,果然脑洞就写的快啊—
守望先锋重组设定。半藏和源氏和好设定。


   “OK,大体是可以维持到新的过滤器安装了。”安吉拉敲了敲源氏斑驳的胸甲,瞥见麦克雷在外头搓手。
因为麦克雷之前的任务里开了空大,午时到了一颗毒气弹上,导致离爆炸处最近的源氏受到了波及。所幸源氏的过滤器是世界一流的,但是在紧急情况下还是超额运转报废掉了。
   医官示意麦克雷进门,她有话说。
   麦克雷“乖巧.jpg”的抓着源氏的手并排坐在床板上。
   “杰西,你知道你的责任对吧?”
   麦克雷点头如捣蒜。
   “源氏的呼吸道目前还是有问题,在新的设备制作前只能维持正常生活,你懂吧?”
   “懂懂懂.....等等你说我们接下来暂时不能有性生活了是吗?!!!!”
    源氏用液压动力的手指恶狠狠的掐了麦克雷一下,鉴于源氏只露了两眼睛,他面罩下的表情非常让人好奇。
安吉拉深呼吸一下:“杰西,特别是你,你不能抽烟,包括我们,不能有剧烈化学气味,比如香水,花露水,不能有细微粉尘......话说你身上这种陈年的熏陶已经让他不太舒服了。”
    源氏的确直到现在一句话都没说,看来的确不舒服。麦克雷狐疑的盯着源氏清亮的眼睛,再看了看义正严辞的安吉拉。
    再心痛的看了看源氏,再悲愤的看安吉拉。
   “我66号公路的游侠杰西麦克雷今天就告诉你们!!!我不能失去烟民的身份!!!我进死局帮前就有这个傲人的身份了!!!为了源氏可怜的呼吸道我宁愿搬出去住!!!亲爱的你会理解我吧?!!!啊???阿纳达???”
    源氏沉痛的摇了摇头。
    麦克雷当然没法搬出去住,他只能说说。首先长官们就不会同意,再说这个时期搬出去住太敏感了。
“安吉拉我们守望先锋的大救星!我的天使!你不也是墙角蹲着烟雾迷漫吗!?”
    “麦克雷,做医生是很累的,我只有急需提神的时候吸烟,毕竟要随时顾着你们这帮容易空大的小子。醒醒吧,这是个好事,你刚好需要一个充足的理由戒烟。”
    医生直接冷漠的叫了某烟民的姓,说明她极度不爽。
    麦克雷仍沉浸在巨大的变故中,无法自拔。

      几小时后。
      麦克雷在走廊尽头的吸烟角沉思。唯有垃圾桶上的烟头按灭区与他惺惺相惜。
     麦克雷决定在离主要活动区域很远的地方抽烟来做对抗,一下子禁烟他受不了,得一步一步来。
      这根雪茄是结束,亦是开始。
      守望先锋解散后,流亡生活中珍藏了多年的老雪茄,多年前产自已经被智械毁灭的国度,黑市上的稀有品,唯有此等绝色佳人才会躺在特质的雪茄盒中,抽一根少一根,极致的奢华与内涵,麦克雷甚至为它去收购了一把雪茄剪。
他用肉体的手指亲吻着雪茄的表面,宛如老人家摩挲着祖传的玉扳指。良久,黑暗中传来雪茄剪拉长的“咔嚓”一声,然后小小的火光把雪茄点燃。
      远超香烟的气势让麦克雷热泪盈眶,夜色中,麦克雷抽完了人生最痛的烟。

      几小时后。
      麦克雷觉得身上味散的差不多了,他回到和源氏共有的卧室。进门后他调动起全部精神力观察源氏的情况。
     “源氏?你感觉如何?”
     麦克雷站在门口,源氏坐在床上,他们中间是无边的沉默。
     麦克雷不敢进屋,过会源氏晃了晃头部,看上去就是安吉拉说过的那种稍微的不适,其他的都挺好的————个鬼啊!!!!只见源氏的散热阀一下子全部弹开————这玩意弹开麦克雷就紧张,接着源氏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他捂着脸部缓缓滑到了地上开始剧烈咳嗽,颤抖,干呕,仿佛那种会要命的过敏反应发生———这一切发生时太快麦克雷反应过来后一个箭步就冲上去扶他。
     源氏惊讶的看着他,颤的越来越厉害,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刚想艰难的把手抬起来示意麦克雷离他远点———然后麦克雷就看见源氏的瞳孔失去了焦距。
     也就是说源氏休克了。
     麦克雷这才反应到抽了一根正宗的雪茄,就算是在外特意等待了几小时也是猛烈.....是不是要庆祝一下没抽到西贝货?!!


    “杰西·麦克雷!!!!!你看看你做了什么?!!!”
所有守望先锋的成员在凌晨三点半围观麦克雷被痛批,他们以眼神为利剑,控诉着麦克雷的恶行。
    凌晨被失去理智的麦克雷用紧急信号叫起来,整个基地全是巨大的警报声,然后到了地方一看,当事人身上一股与之前不同的浓重的烟味,宛若杀人凶手身上的血迹证明他的犯罪过程,受害人则倒地抽搐。
    全基地都知道源氏的过滤器没完全修好。
    全基地都知道麦克雷谋杀亲夫。
    全基地都知道麦克雷失去了智商和理智。
最后麦克雷远远的站在边上眺望队友们忙里忙外的给源氏做急救,接着转移受害人,再接着把源氏搬到医疗室的急救中心去。
     安吉拉和温斯顿忙了一整晚才让源氏脱离危险。所有人都站在安吉拉背后看着麦克雷,麦克雷羞愧的把帽子压低遮脸。他心里快悔死了,早知道这点小聪明有这样的后果就不该钻牛角尖。源氏如果能好转他甚至愿意戒酒戒风滚草戒牛仔帽戒维和者戒掉小麦克雷。
 (天哪,安吉拉看上去好疲惫,她忙完抢救还得骂我,我真是千古罪人........)
 ( 此烟不戒麦克雷我此生再无颜面。)
 ( 你看看你!麦克雷!烟有源氏重要吗?!你在耍什么性子!你之前害源氏战损!要是失去了源氏怎么办!现在你在源氏好起来前是见不到源氏了!你满意了吗?)
    “都散了吧,我需要休息,医务室那边要24小时监控。麦克雷我劝你走远点。”安吉拉心累的按了按额头,接下来她还是走向她的工作岗位,所有人都肃然起敬的目送安吉拉重新走回病房。当大家一边“啧啧啧”的离开后,麦克雷才沮丧的回到寝室。

     麦克雷睁大眼睛面对没有烟的卧室。
      烟瘾让他如站在鲸腹中空虚。那种热烈的渴望撩骚着他的神经,激荡他的灵魂。但是一想到源氏挣扎的画面,他就坚定了意志。接着随着时间推移他又被烟瘾勾引……又在脑中回放源氏的画面......
     加油啊杰西麦克雷!不能抽烟!


     十几分钟后,急救室。
     源氏半躺在最高规格的病床上,医务室柔和的灯光打在他身上。
     还有手上的漫画上。
     “骗到他了吗?”
     “当然,大家都很入戏。”安吉拉微笑着说。

                                           完。

小插曲1
      开发小组宣布源氏的过滤器已更换好后,源氏搬回宿舍。
      麦克雷往卧室放了两台空气净化器,无数竹炭包,每天像个保姆一样注意通风。
        人有时候有种德性叫得寸进尺。麦克雷觉得在源氏可以忍受烟味后坚持戒烟变得更加艰难了。
       “源啊。”
        源氏仗着义眼疯狂打游戏,嘴里含着一根棒棒糖。那根棒棒糖从源氏嘴角伸出的白色小棍让麦克雷浮想连翩。
       “源啊,我觉得我要坚持不下去了。”
       源氏看了他一眼,无比色情的用粉舌卷着棒棒糖,一下一下的让糖心在他的口腔里一进一出,时而嘬着顶端,发出蜜汁水声。但是麦克雷完全没被奇怪的幻想勾引,他只觉得源氏含着一根,细细的香烟。
      源氏的屁股已经激不起贤者麦克雷内心的任何波澜了,此刻他只想嘬一口烟屁股。
      “太不公平了啊,你是不是应该也戒点什么陪陪我啊,比如塑料小人?我好空虚啊。”
      “麦克雷,知道自闭症小朋友吗,有的小朋友就只认某个水壶里的水,其他的他不喝宁愿渴死——世上所有容器都没有那个从小用带大的水壶有安全感——我要是没有塑料小人,光靠心境平和是会崩溃的呢。然后我就会变成守望先锋的心理变态,战争机器,人造人,懂?接着不用博士找你负责光是长官们就会跑过来殴打你好吗?”
      “鬼信啊!!!”
      源氏沉默了一下,假装“咳咳咳”
      麦克雷瞪大了眼睛,天啊,我的恶魔男友,如此不要脸,就算是装的全基地都会指责我的。
      源氏满意的看着麦克雷完败的面孔:“至少,我哥会信哦。”
      某个愧疚的疯狂想补偿的大佬哥哥的威压让麦克雷一阵哆嗦。
      从此麦克雷戒烟成功,整个基地变得绿色,清新,自然,健康了呢。


插曲2
      “麦克雷!麦克雷你怎么了!!!”源氏晃着麦克雷。
       麦克雷擦了擦疯狂涌出的鼻血,悲凉的说:“看来....是今天了吗.....我的身体已经依赖烟草了.....深入骨髓的污染.....我已经不能逆转了......果然没有烟就开始反噬了吗……”
      源氏的脸色一下子狰狞起来:“演技太烂了,班门弄斧,滚去你的卫生间把挤爆的小血包给我擦干净!!!”
     “诶阿纳达你怎么发现的....”





结语:抽烟伤人伤己,为了您和您家人的健康,请不要吸烟!
脑洞源于银魂,神乐中暑装病和让银桑戒酒两篇。




评论(1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