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ps最近是学业繁忙期)

[盾冬]Blinded 失明 已获得简体翻译授权AO3 第一章: 熄灯 {中}

mark

Abigail:


在继续上文之前说一下哈,这篇文章已经有未见初冬大大的繁体翻译版,目前进度是第一章翻译完毕,我们两个都是直接从英文翻译应该不会冲突,都是基于对这篇文章的欣赏~我已经获得了作者简体翻译的授权,就在原文第一章的评论里。


授权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25029048?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134826348


我翻译的原因就是想练一下英语,以及和跟更多的人分享一下这篇文章~有什么意见或评论请一定要在评论里指出,我会超级开心的!那么,接下来是史蒂夫和神秘的“冬日战士”第一次合作,这个寡言又作风凶残的士兵和史蒂夫会有怎么样的交流呢?


前文  第一章【熄灯】上 传送地址 http://abigail965.lofter.com/post/1f259e5c_1197e370
“这位是 Steve Rogers, 也就是美国队长,虽说你早就知道这个人了,没错吧?”一阵紧张的沉默过后,娜塔莎说道。男人把头以一种很死板僵硬的方式转到了她说话声音的方向,轻轻点了下头。“好。 弗瑞肯定跟你简单介绍过了为什么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在她说着的时候史蒂夫瞥了一眼娜塔莎,她看起来很放松,一直在史蒂夫和冬兵之间来回扫视着,像是在期待着什么事情发生。


又是点了一下头作为回答。


看起来这位冬日战士不怎么善谈。


这面具下要是盖着一个活人,那么他的姿势对于一个人类实在是是过于僵硬了,简直像个机器一样。


“鉴于史蒂夫是第一次和你一块儿合作,我跟他简单介绍一下你的技能,可以吗?”娜塔莎的语气正式,也不知道她强迫自己这么做是为了史蒂夫还是士兵。男人仅仅抱起双臂,红发女人叹了口气,给了士兵一个史蒂夫不了解含义的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同时又说了几句俄语,史蒂夫同样听不明白。在他开口询问之前,娜塔莎专注的回头看了他一眼。


“让你有个基本了解:他十分擅长赤手搏斗,他与你有许多十分相似的能力,尽管他比你更擅长使用枪支。”有一丝诙谐藏在女人的语气里。史蒂夫转了转眼珠,扫了一眼安静的男人,“他也是个优异的狙击手,你制定战术计划的时候可以把这点考虑进去。”


史蒂夫又看了男人一眼,他确实背了一杆狙击步枪在背上,另一侧则是一堆各式各样的武器。


“他还特别擅长在战斗中用刀,这一点和你不太一样。”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是个嗜血版本的我?”史蒂夫悄悄地问道。他对于藏在护目镜后冬兵的凝视感觉很不安。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是有点儿,我的意思是他更致命。”


“一个意思。”


娜塔莎翻了个白眼,假笑了一下:“所以呢,队长,我们的作战计划是?”




这个基地和预料里的一样,边上都挤满了九头蛇的特工。在前面的冬兵直接直接用他的狙击步枪扫倒了十个,这制造了足够的混乱来吸引其他敌人的注意力,好让他们三个从西侧潜入基地。但是他们的潜入注定会以与更多敌人的会面宣告结束,史蒂夫觉得最好的办法是他和冬兵持续集中攻击来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好让娜塔莎继续潜行到这个地方的核心来得到他们需要的信息。


直到此时史蒂夫才意识到,冬兵确实就像娜塔莎所暗示一样是一个战斗能手,实际上冬兵的战斗能力比她所描述的还要更残忍也更高效,他毫不费力的冲进敌营,战斗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娴熟的使用着各种武器和近身格斗技巧战斗。他沉默的做着这一切,甚至受伤都没能让他发出一丝声音。这个士兵不仅同时掌握着强大的近战和远战技能,同时又有着极其强悍的耐力,这让史蒂夫不安到没法儿停下来猜测弗瑞从哪儿挖出来了这么个人。


史蒂夫用盾牌直接打得两个士兵飞到了下一层楼,然后赶紧闪到了一堵墙后,与此同时从对面方向另一组敌人向他开枪。


这个宽敞的大厅对于史蒂夫和他寡言的同伴来说并不算什么理想战斗场所,但起码他们还有几根柱子和办公用品什么的能用来躲藏,事实上这些东西上都有着神盾局的标志,但是现在的情况可没法儿给他时间用来感慨了。”娜塔莎!你的位置!“史蒂夫用着关心的语气对着麦克风问道,自从他们分开以后他一直没听见娜塔莎的消息,女人潜行到了西北边去查看九头蛇的电脑系统,可是没有丝毫那边情况的回信。史蒂夫从他的藏身处向外看去,士兵躲藏在远处一根柱子后面,枪已经上膛。


”我在里面了,你们玩儿的开心吗男孩子们?“


”这个人知道怎么使用不致命的方式来战斗吗?他基本上杀了这里面一半的特工。“史蒂夫几乎愠怒的问向马克风,换来了娜塔莎的一声轻笑。


”也许再也不会了。“


她的语气里混杂着歉意和哀伤。


史蒂夫向周围看去,发现在他和娜塔莎聊天的时候冬兵已经解决了所有的狙击手,正在和剩下的几个士兵近身搏斗。这场景看起来像是一群小动物想打倒一只不屈服的怪兽,史蒂夫可以清楚地观察到他们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丝对冬兵的畏惧,其中一个九头蛇拿出来了一把刀并把它扎进了冬兵的肩膀—让那个史蒂夫和那个特工都有点儿惊讶的是—这个男人并没有因此退缩或者是痛的尖叫出声,他仅仅是耸耸肩把那个刺客甩了下去,然后就拔出了扎在他肩膀里的刀,以一个迅捷的姿势把刀甩进了刺客的眼窝里—力气大到刀深陷进去几英寸。


然后,冬兵立刻用他的另一只手抓起枪向已经倒下的男人开了几枪,来确保他必死无疑。


见此,史蒂夫迅速的扔出盾牌把剩下的两个看起来已经吓傻了的士兵砸晕了过去,希望这能阻止即将发生的残忍屠杀,就算是他们是九头蛇的人,史蒂夫仍旧不赞同这种程度的暴力行径。他走到男人身旁,士兵正透过护目镜盯着他看。


”你做的太过于暴力了,这些人比你弱得多。“史蒂夫严厉地说着,没有得到士兵的任何回应。


史蒂夫也没指望他回答。


他没有什么时间来说教了,下一秒娜塔莎那边就发来了SOS求救信号—她被埋伏了。两人对视了一下,立刻就掉头去往女人所在的区域。当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娜塔莎已经用她的”黑寡妇风格“干掉了一半九头蛇了。史蒂夫和他的同伴解决了剩下的一半,那个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进行着敏捷又残忍的杀戮。


(译者有话说:如大家所见,这一段内容主要讲述以史蒂夫的视角来描写的陌生的冬兵,不过对于疼痛毫无反应什么的。。。只能说心疼)


我这个小号儿就是为了翻译这篇文建的,感兴趣的人可以关注我,不会被别的信息困扰的~有人看真的很高兴!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关注点赞,真的好开心!身为学生党我会好好努力的!

评论

热度(40)

  1. 细犬男Abigail 转载了此文字
    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