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ps最近是学业繁忙期)

(藏源,微76R)闷雷2

         数据流占满了所有的屏幕与外投影,看着那些可以让不少文科生死一万遍的数字,76暗搓搓的担心起自己的发际线来。
         怀疑没有错,他们验证了最担忧的事情,黑爪骇入了源氏的大脑,他们应该是想把源氏洗脑,但是为何不把源氏带走?是因为撤退的太匆忙吗?有时间做到这种地步没时间带走源氏?偏偏挑源氏对半藏发出邀请之后?在目的没有明了之前,监视半藏是必要的。
   “温斯顿,你们的分析结果有了吗?”
    “hum。。。。这很困难,源氏现在在经历什么不能简单的解读出来,有很多种可能需要排查。”
   “能赶在找到岛田半藏前搞定吗?”
    “我尽量。”
    温斯顿和雅典娜还有一些应召的专家运用了同种方法入侵源氏的大脑,他们开发了一个模拟器来模拟源氏现在所经历的,出乎意料的是,源氏自己有一个基于他认知和内心ooc的里世界。。。里面理崩乐坏。。。
    作为源氏影响最大的人,他们必须找到半藏,另一边他们邀请了禅雅塔。
    76还保留着雅典娜的长官权限,雅典娜也保留着部分卫星权限,在76的指令发出后,雅典娜绕开各种防火墙,利用卫星在能触及到的范围内寻找岛田半藏的踪迹,另一边猎空也收到了新任务准备出发,半藏很有可能逗留在花村,毕竟花村的保守反而让高科技追踪方案施展不开,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越原始,对付高科技越有效。重组后的守望先锋面对着巨大的人手压力,如果在安全时间内找不到半藏,他们也许会把源氏冷冻起来。


      他踽踽独行在直布罗陀基地的地下通道里。冷光源打在半镶在墙上的管道和通风口上。每隔一会就有规律的传来不知名机器的轰鸣声。
     在源氏加入暗影守望后,每次任务例行先去长官那报道,然后去医疗部报道,最后是守望先锋的总长官。这一次源氏也如同往常一样走到门禁前,打开面罩的目镜接受扫描。“滴答.”门开了。
    源氏深吸一口气 ,简朴的桌子后是暗影守望的头目,手腕强硬外加不择手段的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等等这谁?
     年轻版的莫里森抬起他那颗金灿灿的头,邪魅一笑说:“我刚刚得知了一些任务细节,干得不错,源氏特工。”
夭寿辣金发天使变成真正的暗影守望辣!tell me why?等等虽然不是没想过莫里森长官才是真正的幕后王者毕竟一个玉米男孩光靠一腔热血感觉不可能领导包括暗影守望在内的守望先锋怎么也得有点不为人知的一面对吧没分裂前守望先锋在莫里森的领导下前途一片光明胜利就在眼前莫里森还主导了完全奠定智械战争胜利的几张战役暗影守望在这几战中配合默契不敢造次源氏也不是没参与过长官们的八卦中他认为莫里森说不定更攻气啊喂但是他没想到内心的猜想会变成现实啊喂?
        源氏恍恍惚惚的做完了报告,期间他无数次注意到对方傲慢的肢体语言,刚开始他交叠手指,然后思考时他用指节缓慢的、一下一下的轻敲桌面,金发碧眼的大佬明明坐着听下属报告,但是给源氏一种低头俯视的感觉,仿若死去多年的老爹又坐在岛田家主的位置上,眉目中尽是:哦,挺有前途的嘛年轻人,好好努力。”
      源氏战战兢兢的走出办公室,觉得一会要跟安吉拉申请把恒温系统的温度调高。
      接下来是医疗部,变化不大,还是那条熟悉的路,还是那个房间(源氏有专用的医疗设备),接下来拉开门后就是天使姐姐圣光普照的时刻了-------“哗啦”
     “对不起,走错了。”“哗啦”
      喂喂喂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是恶魔皮肤的安吉拉医生啊喂?
      “哗啦”
      守望先锋美丽的女武神笑盈盈的伸出手来拉住了源氏胳膊,还不忘在源氏美好的肱二头肌上风情万种的抚了一把:“源氏,要上蜡了哦,不闪亮亮的作品不是好作品哦”
卡、卡死克蝶!(救命)源氏绝望的看着门“哗啦”一身合上了。
   (啊对那个源氏来哥哥把你擦的亮晶晶和肝付面白太太画的那个要给源氏打蜡的朋克藏念念不忘真的好可爱好帅啊太太是世界的瑰宝)


       年长的弓手对不加掩饰的目光十分敏感,半藏知道来者没有杀意,一个白人小姑娘坐在他不远处,对花村特产的清酒赞不绝口,不过没几杯就脸色发红。(清酒感觉属于后劲比较大的酒。。。)
       半藏通过邻桌的玻璃杯观察这个小姑娘,没有任何派系标识,大大咧咧,阳光灿烂,不像是有任务委托。。。找一个雇佣兵有何贵干?难不成是源氏女朋友来认大舅子了?
自从知道源氏还活着的消息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很复杂,这间接影响了他的思维方式,像这种看起来很麻烦的事会下意识的想到“源氏在搞事情”,就像还在年轻的时候。为了那个诡异的可能他决定不像往常一样避开这位小姑娘,半藏微微转身,向那位姑娘挑了挑眉,然后示意走出去。
       “嘿莫里森长官!他示意我跟上去了!源氏的哥哥真酷!要不是背后背着一把可能是弓的东西,还有相似的眉眼我真认不出来!”
       “莉娜,你要小心,半藏可能有跟黑爪接触过。。。”莫里森抚额(发际线)叮嘱着,马上又被打断“天哪莫里森爸爸!源氏的哥哥真潮!这个皮大衣真帅!哦他还有鼻钉耳钉?!居然在那个位置嘿嘿嘿”(莉娜是腐国人所以特敏感。。。)

      76扭头看温斯顿和安吉拉:“莉娜可能找到了假半藏。”说好的保守东方人呢摔!

      花村古朴的小巷,半藏掂量了一下,他可以很快翻越到高处占领制高点,但是面前这位身上装着喷气装置。。。。体征非常吻合守望先锋里的英国特工,他不太确定,守望先锋的特工生活照几乎没有。
     “那个。。。半藏先生,我是守望先锋的特工猎空,是您弟弟的同事”
      “有什么证明吗?”
       “。。。源氏喜欢吃拉面!”
       半藏继续挑眉看她,“这很容易查到。”
      “源、源氏的纹身在腰上!一直到大腿!”对不起了源氏我只是看过你接受治疗时的档案对不起对不起。
       半藏的青筋快爆出来了:“我不想知道你怎么了解到源氏的纹身在哪里……”
        “这都不行吗……那、那源氏最喜欢的游戏是:黑暗之魂6:这火我不想传!”
        半藏深吸一口气:“从纹身那里开始我就相信了,源氏以前很害羞的,天天喝花酒纹身硬是没露出来过,只有家里人知道纹身在哪,还有,”他顿了顿,“这个游戏的第六部叫黑暗之魂6:这火我穿传不了,这部游戏已经出到很后面了,没想到他还是喜欢那一部啊。”
       莉娜稍微放松了,半藏闷闷的声音响起:“你如何确认我是半藏?”
        “女人的直觉哦!”“。。。。。”

        半藏在得知源氏的近况后认为还需要考虑一下,猎空愿意在花村呆那么几天,以防黑爪在这期间接触半藏,重组后的守望先锋不太信任半藏,半藏也不信任守望先锋,他需要时间接受。

       你年轻的时候富有责任感,对家族忠心耿耿,你弟弟天分优越,除了爱玩外做起家族下达的清洗人物也是一等一的高手,但是他从本质上抗拒黑道事业,你知道为家族杀几个人已经是最大的让步。
        你其实远比他认为的了解他,你知道他有多少只洋葱小鱿是自己抓的哪几只是限量版,你知道他最喜欢玩什么游戏,虽然很小众。你知道他晚上会出去喝花酒,但其实他绝不僭越,有时候他也蛮保守。
        你杀掉他后开始自我放逐,但是莫名其妙的你活得越来越像他想追求的样子,你试着了解他,源氏离开家族后也许也会做一个自由雇佣兵,他也许也会打耳洞,天天喝酒喝到十点,在没有人认识的地方点他最喜欢的拉面。一直到老,雨夜时身上的旧伤隐隐作痛,他缅怀一下过去,身边围着一大群后辈
       你在愧疚中尝试了解他想要的生活,然后你死去的弟弟“biu”的出现,说他原谅你做过的,并且希望与你一起共事。
       你想不透他是怎么做到原谅你的,你永远无法理解死亡的恐惧,意识涣散时的恐惧,你不认识这样一个弟弟,能够从这种经历中恢复过来,能够原谅你的半机械人-------你甚至听得出他的四肢都不是原装的,如果不是那双眼睛你会怀疑眼前这个机体只是拥有一个源氏的AI。这算什么?你自我放逐那么多年追求的是什么?你缅怀的那个人出现了,你在他面前又突然骄傲起来,不愿意与他交心。
       现在他有危险,他的认知在经历一个诡异的里世界,他的同事把你,一个弑亲者,当作家属告知,希望你能拉他一把。如果你去了,代表你承认他,并且相当于愿意站在所谓的“正义的一方”。这跟你以前坚持的无派别理念相距甚远。


——————————————————————————
放假了我不撸一章天理难容!后面会推进里世界剧情,大概就是里世界会在源氏的认知里慢慢占据他正常的认知直到变成常态,这个部分我总是变成脱肛的野马严肃不起来。。。本来是想写正剧向啊摔!还有祝大家新年快乐!感谢每个给我点赞的天使!还有我要吹一波原脑洞属于拾柒太太,她的脑洞都很有写头!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