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封面来自基友,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

(源天使)题目啥的随意啦(旧文搬运)

“安吉拉?”

“嗯?抱歉我走神了。”

金发长官担忧的看着医官,他当然知道安吉拉为什么而烦恼——为了对生命的尊重。一位医生是否要为了别人伟大的利益去挽救生命?安吉拉一直是个有医德的医生,但是如果此时安吉拉有点莱耶斯那种重点主义精神的话,她就可以更坦然一些。

莫里森拍拍安吉拉的肩:“按你想的去做,反正你又不会被患者家属医闹砍死。”

“因为我的患者就是被家属砍死的,这笑话真冷。”安吉拉牵强的笑了。







来自东方的青年偶尔会醒过来,但是毫无意识,只会空洞的望着前方,安吉拉觉得自己要疯了,那双没有灵魂的眼睛一定要遮起来她才能好好工作,(后来为了保护源氏的大脑和呼吸道还是做了一个面罩)。

他的肌腱是自己一点一点的剔除的,没什么血色的肉块是她一层一层剥下来的,他的骨头是自己一根根从骨缝处用激光手术刀切断的。她本来还准备了止血带,但是病患的血已经呈现一种黑色,没有预想中的喷溅,只是粘稠的涌出来。

她打开体腔,在病人还苟活着的状态下把那些内脏拿了出来,温热的内脏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在努力的工作着。她打开消化器官后发现里面都是酒液,还有那颗拳头大小的心脏,被修补好后极其怪异的律动着。

她的手触摸过所有的地方,无论内部的还是外部的,然后她亲手把他身体的废弃部分交给助手,看着那些坏死的肉块们被分类,存档,有的甚至销毁。

东方人背上有着惊人的纹身,说是惊人不如说是惊艳,传承已久的艺术品,双爪的巨兽从大地上跃出,直冲九天,然而被残忍的切断,纹身处从毛孔下溢出血珠,岛田家的龙神吞噬另一只龙时,总是要留下和本身一样神奇的印记,——然后一个刽子手要改造一个健全人时,也要留下印记,安吉拉在切割那只龙的时候,感觉自己是下令炮击《最后的晚餐》的纳粹,纳粹也就算了,守望先锋还要求她研究并保存岛田家释放神龙的威力,如果没有这个力量,岛田源氏就只是一个可以放任死去的黑帮忍者而已。

“英雄不朽。”安吉拉对自己说。

青年又苏醒了,这次他不再是单纯作出一些生理反应,他有意识的转动眼珠,迷茫的望着她胸口守望先锋的标示,安吉拉紧张的望着他,随后她调整呼吸问“岛田先生?岛田先生?听得到吗?请眨三下眼睛?”

源氏花了好一会时间整理他因供血不足而混沌的大脑,眨了三下眼睛,一脸的无辜。安吉拉反而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办了,像一个敬业的大魔王那样开始给主角解释来龙去脉吗?

安吉拉最后还是对源氏说:“请等一下。”然后拨通了莫里森的内线。





安吉拉在一边看着源氏震惊,恐惧,到质疑,到无奈,最后妥协,至少看上去暂时妥协了。随后莫里森开始授意她上前做大魔王,解释来龙去脉,安吉拉深吸一口气,走到护理床的首部,把源氏的后背摇高,摆正他的头颅,做这一切的时候源氏一直都像一只乖巧的,没有杀伤力的小动物,安吉拉看得到他的上眼睑,根本就没怎么活动,也许他怕的想颤抖,但是根本无法指挥自己的身体,她先展示了他的肘部,一边的肘部以下都不是原装的,另一边全部都不是原装的,源氏看上去好像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了,然后是躯干,这个时候源氏似乎是瞪着自己的躯干,可惜眼轮匝肌不配合。源氏这辈子估计很难拥有后代了,除非克隆。最后她展示了双腿,失去双腿的冲击力已经没之前的大了。

源氏此时感受到的,只能被禁锢在一副半完成的躯壳里,无法释放。莫里森又补充了几句,最后安吉拉送莫里森到门口。 “他的心理状态要注意观察。”莫里森担忧到。

“我会的,杰克,别让他加入暗影守望。”

“我尽力,这很难,联合国认为他在暗影守望里更有价值。”

“。。。。。”

“你知道的,这跟送妓女去做慰安妇是一个心态,我会去跟加比谈谈的。”莫里森只能安慰性的拥抱医生。莫里森感觉安吉拉好像快哭了。

源氏的声带一直没做好,安吉拉和温斯顿做出了很多努力让电子音效听起来不那么多,温斯顿不得不花很长时间去研究震动,这个领域对温斯顿来说甚至有些古老,他们通过编程模拟源氏还未被损坏的声带进行推演,制作出来像样的声音,但是实践过程中为了保护源氏可怜的大动脉进行了取舍,最后他们保留了语气和一部分声线,同时保留了一些电子音效。



出于愧疚,安吉拉建议为源氏设计全身护甲,让一些纳米材料保护表皮,遮挡所有部分,这样源氏可能会稍微容易接受自己的新身体,否则他就得时时刻刻被提醒当初是如何被自己的兄长对待,被守望先锋对待。



离源氏被“完成”的日子越来越近,他能自己支配的步分越来越多,莱耶斯为了防止源氏有可能的反抗开始监管源氏的病房,安吉拉做评测时偶尔还会有暗影守望的人来,安吉拉忍无可忍后只准麦克雷代表暗影守望来医疗部,麦克雷似乎认定源氏会加入暗影守望了,满嘴跑火车的牛仔老是抱怨长官的心狠手辣,其实是想让源氏有所准备,并且偷偷让源氏认识到莱耶斯的刀子嘴豆腐心,麦克雷在病房里晃的时候,有意无意展示的义肢也稍微起到了安抚作用。安吉拉无比感谢麦克雷的帮助,在他聒噪的时候安吉拉就可以安心做她必须做的。

源氏还是会露出那种茫然的表情,安吉拉观察他时发现他还是经常在回忆过去的时候目光空洞。她被这种空洞刺痛,晚上经常很难入睡,特别是最后几天,焦躁让她寝食难安。源氏第一句话会说什么?他会不会什么都不说?嘿让他说点什么吧,他什么都不说的时候感觉更可怕,感觉随时会想办自杀,他会恨我吗?他会如何面对自己?他会不会隐忍着这份恨意?听说日本人都很隐忍?



“好了,源氏,你可以试试说话和全身活动了。”安吉拉在脊柱的最后调整做好后,向旁边的麦克雷点头。麦克雷突然认真了起来,他的手甚至放在维和者不远处。

源氏期待的看着自己活动起来还不是很顺畅的手,感受那些人造肌肉的牵引,拉伸,他抬起头来,感激和笑意在青年充斥着细小伤痕的脸上绽放。“谢谢你,医生,我想我可以熬夜抓小鱿了。”

安吉拉不顾机械忍者冷硬的外壳拥入怀中。“不许熬夜!”







“源氏源氏!我当初特别怕你恨我!而且你当初那眼神跟人间失格一样感觉时时刻刻想自杀诶!”

“我只是怕不会发光啊。”

怎能会恨你呢,我的天使,我愿意拔下每一根桀骜不驯的羽毛,全部交付于你。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