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ps最近是学业繁忙期)

竜源

预警:竜一文字和源氏的亲情向,有暴力场景,源氏三观不是很正,混黑社会在现实中从来不是什么很帅的事
竜在被宿主释放时力量是不可逆也不可自己撼动的
看了太太们的小绿和源氏真的是心脏暴击,还有那个源氏养的是猫半藏养的是狗的小动画,简直重播到停不下来
嫌烦就都用“竜”了,可能有错用
———---------------------------------------------------


岛田家家主的孩子不是仙鹤送来的,他们是被竜神庇佑的。从他们降临在孕床上时,竜神就跟着一起来了。竜神们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供奉,进而蜕变成真正的“龙”
你缠护在岛田夫人的腹上,岛田夫人浑然不知,岛田夫人只知道这个孩子好动,来之不易。怀着源氏时岛田夫人的身体并不好,但是源氏度过最容易发生意外的头三个月,健康长大了。有一次小雪过后,岛田夫人在院子里差点滑倒,受了惊吓,但是胎儿安安静静,什么都没发生,于是岛田家主和岛田夫人更加相信源氏是被竜神庇佑的,更加珍视这个孩子。
你的运气挺好,你知道自己精心护佑的孩子会像家中古老的传说一样早早陨落,其他竜羡慕你业务时间短,收益一样多;神并不是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充满仁慈,他们也喜欢效率高的化龙方法,人类与他们只是各取所需。
你见证了源氏皱巴巴的小脸丰满起来,他开始会认人,会坐会卧。
有一件事你觉得超诡异,当这孩子会自己活动后,就特别喜欢寻找你,竜神平常很难被看到,对于常人来说看见竜神意味着死亡,对于岛田家人,看见竜神是成年仪式过后释放大招的事情。
你一开始觉得可能是小孩子比较敏感,后来就不能拿这个理由安慰自己了,源氏不但看得到你,在你愿意时他甚至可以触碰到你。
源氏躺在小床里咂巴咂巴。你试探性的用尾巴尖在他头上晃悠,小源氏的眼睛就跟着转,头也晃来晃去,你停了下来,婴儿源直勾勾的看着你,你感觉小鹿乱撞,想再逗它又放弃了,再晃悠源氏要傻,你不想有个脑残宿主。
宿主看得到我怎么办,急。
喂有谁遇到过这种情况吗喂!他还是个孩子啊!怎么看到我的啊!
你平常是虚化的,但是你忍不住实体化摸了一把源氏毛茸茸的头发,啊,真是太舒服了,这就是人类摸小奶猫小奶狗的心情吗。
在岛田家里的人看来,二少爷很乖,很少哭闹,都不用费很大力气哄,因为你无意中负责了哄这个部分。小孩子用清澈的好奇的看着你时,你只觉得心脏暴击了,本想高冷的竜神大人立马沦陷,另一边心里又疯狂劝诫自己不要跟他太亲近以后他死了你会伤心的辣。。。
你想在半藏来看小婴儿源时向前辈求助。半藏的蓝色双竜,在竜神中是少见的双生子,特别难区分,于是被称为大双小双。小半藏在练习完独自跑来看弟弟,半藏这种从小被教育要有责任感的孩子,自然也对弟弟很有责任感,在他眼里弟弟是长大后跟着他出去扩张家族势力的小弟。
小半藏想碰弟弟,但是一想到刚刚练习完手上都是汗,先蹭了蹭裤腿,再点了点小源氏的脸蛋。
“真丑,脸这么肥,你要长大哦,变得凶巴巴的,我好带你为家族去收保护费。”
他明明辣么可爱!岛田半藏你是不是瞎!你上去咬半藏的脸。你当然咬不到,就算实体化了也咬不到,毕竟不是一个维度的生命。“跟小孩子较真啥”大双小双从另一侧探出来。
正在努力挤鬼脸的半藏发现弟弟突然咿呀咿呀的叫,开心的看着他的箭袋(上缠着的双龙),于是更加努力挤鬼脸了。
“你的小鬼头看得到我们。”双龙说。
“对啊前辈,这孩子天生就这样。”
“以前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他可能是个天才。”你听到这句话感觉骄傲极了,或者说你就是希望从别的同类那听到这句话。在很久以前,岛田家的弑亲者的兄弟,天资都会聪颖那么一些,这可能是竜神对被弑者的小小补偿,但是没有一个人天生就能看见神竜。天生可以看见竜神的孩子,长大后也会与你强大的身影留名在家史中吧。但是一想到他不会长到很大,于是你的骄傲又充满了苦涩。
你觉得跟半藏想收养的一只流浪狗一样,半藏偷偷在训练完喂它,但是又不准狗狗对他太亲热,每次狗狗想跟着半藏走,小半藏都会厉声把它赶回去。半藏不被允许养小动物,但是他又很喜欢小动物,他知道自己不能跟小动物太亲近,但总是忍不住。
你跟那只狗狗对视,你想你理解半藏的心情,这是独属于半藏的小秘密,它全身心喜爱和感谢半藏。(狗被认为可以看到一些不同维度的生命)它在被半藏驱赶后可怜巴巴,第二次半藏偷偷来看它的时候又把不快一扫而空。
看什么狗,还是源氏最可爱了。
你喜欢别的动物幼崽,就像人类比起婴儿来喜欢鳄鱼宝宝一样。

源氏跟大人们在一起时你会藏起来,他试着找你,对拿来逗他的玩具丝毫不感兴趣,然后他就哭闹。你躲在屋子外面,被他哭的声音搞得心烦意乱,但是理智告诉你不能进去,岛田家的大人们会发现源氏能看见你的异状。于是从小源氏得到了:只有大人在竜神就不在 的认知,除了血缘关系最近的几个人外,他最喜欢看见你,你不得不承认,这让你心中暗爽。你突然有点讨厌半藏了。
你也见证了岛田夫人的去世,那个时候源氏还小,你一路飘到灵堂,小半藏的身影跪的笔直,双龙百无聊赖的缠在一边的顶梁柱上,你看了一眼那个疲惫的中年人,觉得他应该不会在丧妻后亲自带孩子,你确认好这一点后回去了。这有什么难呢,你可以照顾好一个婴儿。
有一天他在榻榻米上玩耍,仆役在一边忙活,源氏看着要摔倒,你用尾巴扶正他,他扶着竜尾慢慢站好,然后你把他护在长长的竜身里,外面是蝉叫声,你有点倦意。源氏的手抚上你的脸,他站不稳,一整个人摇摇晃晃靠在你的头上,你斜过眼看他,他开心的叫了出来:“竜!竜!竜!”
等你回神时,他已经抱住了你,跟你很亲近了。


你不知道你是不是该恢复冷漠的样子,你去问了双竜,双竜表示很难理解这种感情,他们是很喜欢半藏,毕竟也看着半藏长大,但是它们从没有跟半藏交流过,半藏并不知道他们的存在,就算是半藏成年仪式过后召唤双龙,他们也不会有过多的交流。他们的交情就像一个长者看着晚辈成长。而你,你有点像铲屎官,你像正太控,你还像源氏的玩具,源氏的保姆;关键是,源氏已经没有母亲了,从他学会有事叫你时,你开始挺身而出。
你认命了,你不能继续用养宠物的心态安慰自己,你也很喜欢他,就算源氏的生如夏花般短暂。



“靠左一点!”“nonono就那么一点点!”“就是现在!!!”你转来转去,大呼小叫。
你盯着那个扣人心弦的爪子,告诉源氏准确方位,源氏动用龟息术把心跳平稳下来,按下按钮。爪子完美的抓住了重心,缓缓移动到小口,然后扑通一声。
源氏又获得了一只小鱿。如果可以他真想在大庭广众面前give me five,你觉得不能再助纣为虐了,他的小鱿有一堆,老板快哭出来了。于是你用尾尖戳了戳源氏的肩,源氏撇了撇嘴,你坚持你的劝阻,源氏放弃了,弯腰把战利品提出来。
有了你的协助源氏简直是娃娃机一霸,你甚至可以进入娃娃机帮他确认位置,源氏只抓洋葱小鱿,再加上忍者的洞察力,你们经验丰富,配合默契(帮女孩子夹娃娃除外)。源氏简直是娃娃机的至敌、宿命中该出现在游戏厅的男人、真·游戏王·黑帮网瘾二少、洋葱小鱿的天敌,娃娃机破碎者,夜游的王者,岛田家的隐藏高玩。你没少跟他一起在外面撒泼,老虎机也好,爬树也好,抓蛐蛐掏鸟蛋在你们的互相怂恿下都尝试了,家里的佣人都说岛田家次子好玩。
源氏没少被岛田大名骂,但是你会在岛田大名说教的时候各种做鬼脸,各种用尾巴戳,给岛田大名比兔耳,源氏一边得特肃穆的听一边憋笑,源氏超人般的忍耐力应该是这样练出来的。有时候岛田大名骂的很难听,要知道父母的话最容易伤害小孩子了,但是源氏的注意力一般在你那,幸好没注意。
源氏的确很有天分,他这种人也是所有学生的至敌——学痞。源氏逃家水平越发精进,你没少帮他放哨,半藏都很难抓到他,渐渐的他不需要你放哨,他可以靠直觉躲开所有障碍,他可以从最匪夷所思的路线逃家,你一开始提心吊胆,他还觉得你婆妈,但是渐渐的你享受和他夜游的刺激。他把学习当玩,他也把学习杀人技巧当玩,后来岛田家主贯彻放养式教育,甚至有意增加源氏逃家的难度,他不想通过施压破坏源氏的天分。
哼哼,源氏就是这么厉害!棒棒!你瞧它多像身姿优美的灵雀啊!你们都来嫉妒吧!特别是你哦半藏!
麻雀蹦蹦跳跳的回家,你也被他的喜悦感染。
但是你觉得自己是长辈,所以有必要提醒一下“嘿,源氏,你的小鱿已经够多了。”
“不抓了,这只是给哥哥的!”源氏一脸 快夸我快夸我 的表情。
“好吧,半藏会喜欢的。”得到你的肯定后源氏更期待半藏收到礼物时的样子了。
你跟它走过长长的廊桥,这个时候半藏应该在看书。半藏属于朴实单纯不做作的好学生,双龙有时候会飘荡在他身边,有时候干脆不出面。
双竜在源氏面前很少现身,在源氏的记忆里与双竜几乎没有交流,你也保持沉默。源氏觉得可能竜与宿主的秉性一样,半藏走黑道少主培养路线后也愈发严肃起来,像个小大人,至于自己。。。你在扑蝴蝶,源氏瞅了你一眼,大概你们都是逗比属性吧。
在哥哥面前的源氏要乖巧很多,你偷偷在后面吐舌头,他恭恭敬敬的跪坐在地上,得到允许后,缓缓拉开纸门,躬身进入房间,动作一板一眼,恰到好处,看上去就是一个传统黑帮家族次子的应该有的样子。
半藏脸上写着“我现在在学习,你有话快说”
咬你哦半藏!信不信把小鱿摔你一脸哟!源氏抓小鱿很辛苦的好伐?!
“给你的!半藏!”小鱿那张萌脸占据了一整个视线。
“说了多少次叫哥哥。。。”没人可以拒绝和小鱿一起搭配的源氏,半藏严肃的小脸瞬间破功。你哼唧哼唧起来,偷看半藏在看什么书,源氏装作没看见你,但他也蛮好奇半藏在看什么。半藏把小鱿放到了一边:“谢谢。”
源氏乖巧的坐好等待夸奖。
“嗯哼。。。成年礼的刀,刀柄你要什么颜色的?我去告诉父亲。”
“绿色!”
“不跟我一样吗我们可是兄弟啊……”
“绿色!”
“绿色感觉不是很正经。。。”
“绿色!”
“。。。算了我明白了。。。”
你其实很开心,你猜得到源氏一定会选绿色,因为那是你的颜色,他最喜欢的颜色,喜欢小鱿说不定也是因为喜欢它的配色。哦,忘了说,源氏早早就把他爱刀的名字取好了,跟你名字一样,还有点中二病:竜一文字。

没过多久就是源氏的成年礼,你遵循古老的盟约在岛田家各位宾客面前降临在源氏的背上,神竜降临的影响让岛田城上空恍若萦绕着绿色的极光,这盛况几乎前所未见。岛田大名惊讶过后满脸喜色,岛田家的敌人们会知道岛田家获得了一把强大的刀,直指他们肖想吞并的财富。
你从他背上钻出来,绕到前面看源氏的脸色,发现他没有想象中高兴,他对你苦笑了一下,然后你也不那么高兴了。
你只能环住这个长大的男孩,看他在席间应付他的亲戚们。但早已不是儿时那个走路都可能摔哭的孩子,你用力把他环绕住,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保护到他了。
没过多久源氏就去为家族清理不听话的帮派了,他必须去,这也是源氏扬威的第一战。你一路都跟着他,没有蛰伏在纹身里。你想陪他,他拒绝了。“龙一文字,待在外面。”他偷偷跟你说,毕竟周围是岛田家耳力极好的忍者们。看来他并不想动用神竜之力解决问题,虽然开裤链你们练习过很多遍,你想,你忍不住舔了舔他的脸,你嘱咐他小心,爬到梁上等着。
岛田家其他忍者也在梁上潜伏,源氏深吸一口气,你担心他第一次带人干活会紧张,事实证明你不用紧张,雀忍不愧于神赐的天资,他走出来时你甚至以为他只是进去串门,他悄无声息,完好无损,其实该做的都做了。他抬头看你,告诉你结束了。
岛田家的忍者们会在内部传开源氏的英姿,从而认可他,未来源氏应该会接管这只队伍辅佐半藏吧。当然他们不知道,你一路都挂在他脖子上,源氏半途遣散部下,转身就去喝花酒。
喝花酒放松一下其实你勉强赞同,你用尾巴尖戳他的脸:“不许跟漂亮的小姐姐发生()()的事!不许喝多!” 完了,你瞅着自己的尾巴尖,这小子脸颊没小时候软了。
“不会啦,让我醉一回吧?”
“不行!!!绝对不许对漂亮的小姐姐咸猪手哦!我不会回去的我会一直看着你哦!我不信你真会开裤链哦!”
“。。。。。”
“好啦,今天是第一次嘛,就、就稍微醉一点点可以啦”你一想到源氏今天第一次为家族干脏活心就软了,你后来简直想回去扇自己一巴掌,要不是那天你心软了源氏之后不会变成夜店王子、宿醉王、花花公子、浪到飞起的纨绔子弟、岛田家沉迷声色犬马的次子、秋名山飙机车最不要命的那个。。。后来他再去那种地方你都潜伏在纹身里不出来辣眼睛,岛田大名已经管不住他了,还好源氏为家族清理门户不会含糊。
但是这种叛逆期一样的夜生活,让他深深感觉到自己可以有另一种活法,对此你不敢赞成他,让他做出更出格的事让家族注意。
拜托了源氏,稍微收敛一点吧,拜托了。
“为什么?龙一文字,离开岛田家,我可以做佣兵,我可以开拉面店,我可以做游戏主播...... ”他觉得做什么都好,如果按他目前的生活继续下去,他可以知道自己乏味的一生。
你不能说那个。
源氏,拜托。

你发现他越来越麻木的为家族工作时,他想要摆脱家族的渴望已蔓延到不可收拾。源氏和他的族人不太一样,当家族成员为岛田家平稳壮大的事态心安时,源氏并不安于现状反抗岛田家对“刀”的约束。他下手越来越快,够狠也够毒,愈发冷漠,越来越无视家族规则,也越来越厌倦他的家族。你穿行在岛田大宅,你提醒源氏哪些人对他和半藏,对他的父亲不利,但你没想到源氏当晚不经过任何程序就把人头带到半藏面前,向半藏谢罪:“对不起,哥,我动手杀了想要对你不利的人。”半藏气到差点要源氏切手指。那之后他在家族中得到的敬畏有时可以超过半藏;你可以通过那些人秘密的低语得知。双竜提醒你源氏擅自行动让半藏开始提防,半藏也许也许会觉得养了一只关不住的疯狗吧?
岛田大名应该发现了源氏叛逆里隐藏的渴望,他没多说什么,岛田大名的身体每况愈下,陈年的旧伤趁此撕扯他的健康。现在能对源氏说教的只有半藏。其他人论功绩没有那个资格。源氏对岛田大名的敬意体现在他现在还在为家族工作上,你看得出很快岛田大名的生命将要燃尽,它的竜和你道别过了。你知道源氏的那天也快到了。
从他的声望超过半藏起,你恐惧这种宿命的力量。

岛田家之后分为两派,族中有那么一部分人支持源氏。岛田家沉迷享乐的二少有一天在酒后被围堵,对家想趁他醉酒时在半道截杀,“源氏!源氏!”你着急得想要他释放你,“没事。”他回头对你说,对方以为他喝多出现幻听,直接就对他的脖子砍去。但是下一秒源氏冲向第一个人,你听到一声牙酸的绞裂声,源氏强大的柔韧性让他扭断了第一个人的脖子,“源氏!”然后你也不敢随意喊他分散他注意力,你担忧的观察战况。源氏看起来似乎微醺,酒精刺激下他的打法更加像只不要命的疯狗,到处咬。他拿到第一个人的一把大狗腿,嘶吼着反手戳进下一个人挥来的手臂,他的力气够大,对方想要攻击的手被硬生生穿透直至肩胛骨,他一边咬牙一边在肌腱里旋转刀柄,此时他的后脑壳神乎其技的躲过一下棒球棍,一击下去地面一阵轻颤。。。一个人打群架往往应付不来,但是源氏够凶狠,最后在近距离挨了几发子弹,小碎肉穿过你和血喷溅到一边,枪声吸引来岛田家的忍者们才让源氏脱身。他微眯着眼睛看着你,呼哧呼哧的喘气,冷静的拿过衣服捂住伤口,疼痛让他无比清醒。
你冲上去用爪子扇他:“气死我啦你干嘛不开裤链!明明有裤链不开你傻啊?喝多了吧?”源氏已经痛到说不出话来了,你又心疼的不行低头吹他的贯穿伤。就像源氏小时候磕着了岛田夫人帮他吹一样,你从岛田夫人那学到的。
岛田家收到源氏后忙活了很久,这明显是一场谋杀,完美的避开岛田家的耳目,像是内部所为,半藏对此事的态度很暧昧,虽然双竜告诉你半藏其实也担心源氏,他只是在接管家族业务后不善于表达而已。半藏会怎么想呢?担心岛田家的刀折断在外面?一个重伤的源氏更乖,更没威胁?还是说一个这样都搞不死的源氏更可怕?
不少老人会突然在雨天去世,岛田大名也如此,自那之后源氏和半藏的交流更少了,有时候一整天都没碰见过彼此。矛盾激化,有人挑拨手足的关系,你不是没有提醒过源氏,但是你很清楚,就算他听进去了,该来的已经逼近了。


他在擦刀,一下一下,面目肃然。小臂的活动充满韵律感,源氏长大后变成你挂在他身上,你默不作声。平滑的刀刃好似深湖平淡无波的湖面,突然你听到他说:“龙一文字,别出来。”
“源氏,这不是切磋,一定会用到神龙之力。”你低声说。你心里打定主意陪他,你可以冲出来使源氏被动释放神竜之力,只要有一丝机会你就想逆转那个结果,你为了源氏你会去尝试反杀半藏。
“龙一文字,别出来。”这次源氏头都没抬,还是盯着清光中自己的倒影。
这是一句通知,你控制不住自己被卷入纹身处,你实体化抓住他,只来得及留下浅浅的爪痕——源氏居然可以做到“驾驭”神龙!“源氏!源氏!源氏!!!”

亲生兄弟在家纹下面对面对砍,极尽野蛮和杀意。源氏和半藏平分秋色,剑刃打击的声音回荡在大厅,源氏经验丰富,半藏则属于“免许皆传”的大师。半藏力气很大,源氏想要拖延战局就得利用技巧,劈、砍、刺、扫、削、斩........每回都被对方借力应下,正因为师出同宗所以对招式无比熟悉,熟悉感像泥潭拖拽着战局,兄弟两每一轮过后都要稍稍后退喘气,互相打量对方的伤势,恶毒的寻找要攻击的那条,两人身上的刀伤渐深。
已经变成持久战,谁磨到最后才算胜利,谁先力竭谁先失败,中途不会有人打扰他们;直接的交错声变得绵长,柔软,你听得出来刀没入源氏血肉的声音,还有小小的气泡声。
竜纹放出小小的蓝色光芒,隐藏在在衣袖之下。太快了,不过是几个呼吸的瞬间,从源氏不愿意对别人释放竜神之力时这就是一场注定失败的战斗,失败的代价是被兄弟手刃。就算是这时源氏还分心了,他想到小时候抱住竜一文字是他来讲巨大的脸,他想到竜一文字欣慰的看你“哧溜、哧溜”的吃拉面,满足的赞叹,一瞬间他可以想到很多事,他是一个特别的孩子,竜一文字陪他度过孤独的童年,也许他的童年比岛田城里任何一个人都像样,因此他特别。。。。竜一文字不也是只特别的竜吗,对宿主惺惺相惜的绿竜。。。
源氏感觉到自己被一刀钉在家族古老的挂轴上,他猜是心脏,但是已经感觉不清楚了,背上灼烧般大面积的疼,多么可笑的图钉,半藏在等他说遗言。
源氏想最后呼唤一次竜一文字的名字,他努力牵动肌肉想转头看看那纹身,这在半藏眼里是临死的不敬与蔑视:“巨竜啊吞噬我的敌人吧!”
源氏恍惚中看见一道绿光,之后便是一片死寂的黑暗。





几个月后,守望先锋。
安吉拉抱着一叠报告和数据进入办公室,莫里森在等她。
“心理评估比我想象的好,我以为那种家庭的人会对这种经历产生很极端的想法。再过一段时间他就可以走出来了,真不可思议,他很坚强,他很珍惜得到新生。”
守望先锋里流传一个段子,关于日本人的奇怪坚持,说源氏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要他的刀,还有纹身,最后他们给了源氏一把改良版的武士刀,做成了和之前一样的绿色配置,传统的日本黑帮成员貌似对量身打造的武器和代表身份的纹身格外敬重。
源氏一个人盘腿坐在基地最高处的风向标下,日暮西沉,腿上横着一把新刃。
“竜一文字,我很想你。”









完个鬼辣!
你瞧源氏双龙剧情里都开裤链了当然是竜一文字回归啦!回来帮源氏吊打哥哥!
其实我脑的后续是这样的,源氏陷入极端自我厌恶,他讨厌自己却因为自己的命是竜一文字牺牲换得的所以没有自残倾向,然后突然就,竜一文字回归啦!
只要宿主没死竜神就不会消失!它只是去修养了!然后它骂了源氏一顿再加上师傅的开导就走出来了!耶耶耶喜大普奔!
所以这个结局是:
“竜一文字,我很想你。”
“我也是”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