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ps最近是学业繁忙期)

(麦源)就算是个鬼公狗腰也是极好的 上

主cp麦源,驱魔人麦和邪鬼源,有提及R76互攻,这边的半藏比较黑……
献给我最爱的阿橙的酸梅糖!

-------------------------------------------------------------------

 上
    突然在梦中醒来,据说是因为人体感受到了不干净的东西。
     岛田半藏眯起眼睛,惨白的纸门上有一个人影,长着非人的角,边缘是虚化的雾气。
     它粗壮的手摩挲着门,一阵牙酸沙沙声。半藏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鬼魅,房间里从他转醒后就温度骤降,影子还觉得不够,开始捶门,“咚!咚!咚!咚咚咚!!!”木板哗哗响。
     半藏翻了个身,一整个岛田城都是捶门声和哗啦哗啦的牵扯声,过了很久,半藏巍然不动,突然声音消失了,连同那个制造巨大动静的东西,门完好无损,恍若刚才是一场梦,半藏斜眼瞄了瞄门缝,又睡下了。
    得不到主人的首肯,魑魅魍魉进不了生者的宅邸。



      “啊呀,岛田城的怨灵传说吗?”老人家迟疑了一下。桌子前有一个努力把拉面吃出吸溜吸溜声的外国游客。不少游客喜欢神神鬼鬼的事,欧美人特别喜欢花钱找这种刺激。
      “唔,对—啊加个煎蛋,哦哦这面汤真不错。。。我今天早上去参观岛田城开放部分了,导游说那里一直闹鬼。。。吸溜吸溜。。。这种事得找老一辈人讲。”
       老人打了一个蛋,慢悠悠的说:“也不是很远,岛田家这代家主年轻的时候有个弟弟,叫岛田源氏,我们喜欢叫他小少爷,他以前很喜欢来这里吃拉面,对,就坐你这个位置。”
       客人闻言一抖,生怕占了小少爷生前的位置晚上会被人家找上门。
       “后来他来得越来越少,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来过了,我这才知道他死了,小少爷生前是个很有礼貌的年轻人,但是毕竟生在岛田家,兴许哪天被人做掉了吧……”老人感伤的说,把煎蛋夹起来加到客人的漆碗里。
       黑帮家族,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少爷。。。
        “很久之后有点零星的小消息传来,”老板压低声音,“小少爷是含冤被家族以违反家规之名,做掉的。”
看来这就是变成怨灵的原因喽?
       “听说他每天晚上都游荡在岛田城里,想要报复杀掉他的人,他怨恨所有在岛田家的活人,晚上他如果遇到活人了就会杀掉,哎,可怜的小少爷,死了也不能安息......曾经有几个偷儿晚上溜进去想偷点值钱的,就一个活着出来,那个可怜人吓疯了,这个案子闹挺大,因为据说疑点很多。。。”
      “就这样?”
      “晚上你如果住岛田城近一点你就知道了,你可以听到小少爷敲门。”老人眨了眨眼睛说。
       不,我绝对不要住近,我怕怕。客人对自己说。这个他是知道的,灵异网站上专门推荐了订哪里的旅馆可以听到“岛田家的怨灵敲门”,还有“岛田家的黑影”最佳观看角度,下面一片盛赞,不少人留言说遇到后痛哭流涕发誓信教。岛田家的怨灵据说强大到在周边夜行的人会遇到鬼打墙,许多居民说在岛田城旁边散步时莫名感到后背阴冷,靠近东南角的路灯经常修好后没几天就不亮了,所以原住民索性直接打手电筒。
       他秉承着敬业精神订了一间房。确认后给自己扇了好几个耳光。
       杰西·麦克雷,驱魔人一名,师从业界有名的美洲鬼王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是鬼王唯一的亲传弟子,该会的都会,驱鬼招魂下降头偏方治病都小有成就,这次秘密应邀来解决岛田城的恶鬼问题。
       对方是居住在岛田城里位高权重的一个长老,他表示再也忍受不了岛田家闹鬼了,他和他的家人晚上就连出岛田城买个夜宵都不敢,他的孙女晚上哭闹的厉害,据说煞气让这个小孩身体状况堪忧。并且他表示绝对不能让家主知道。
     “麦克雷先生,我很肯定是源氏少爷的怨灵,这个鬼玩意在晃荡过我门口时我都听得见源氏少爷垂死的喘气声!!!”对方信誓旦旦。
      麦克雷刚好手头紧,他出来历练挺久的了,但是很多人对他的业务能力存疑,因此他很少遇到充满挑战的委托,从岛田家元老的态度来看岛田家怨灵很少有人去挑战的很大原因是那个最终boss家主,他的态度很奇怪,逼着下属住鬼屋。
      这很可能是杰西·麦克雷扬名立万的一次委托,如果他能驱散这个怨灵的话。
      麦克雷的老师最有名的壮举就是收服了一只强大的吸血鬼为自己所用,驭鬼是很高深的巫术,麦克雷还没有完全学会,莱耶斯的吸血鬼很少动用,但是麦克雷做学徒时天天见,穿骚红色皮衣的吸血鬼总和莱耶斯老爹拌嘴,看上去越拌感情越好,他师傅逼他对那个血龄76年的老吸血鬼叫爸爸。
然而麦克雷胆子很小。。。他自己都想不清怎么走上这条路的,鬼王说胆小谨慎是跟鬼打交道的人一种特别重要的品质,因而选他做学生。来之前麦克雷特别不放心怎么搞定外国鬼,给莱耶斯打了好几个电话。
     “全天下搞鬼的本质都是一样的!蠢货!怂个p!只不过形式不同!你放心搞你那套!你看你爸爸不也是外国鬼吗!”麦克雷确信听到电话那头有个阴沉的背景音“呵呵搞鬼很爽是吧那我今晚搞你好了”,心里偷偷为师傅祈福。
      麦克雷用扑克牌和委托人的照片(符合他曾经牛仔梦想的占卜道具)占卜了一次,大概能知道委托人的急切了,杀害源氏少爷他有推一把,源氏少爷的怨灵回来后不会放过他,岛田家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即使闹鬼也居住在岛田城里那么久,大人也许影响不大,但是他新出生的小孙女就不一定了,这位元老没能搬到安全一点的地方也许有那位boss的授意。
      他不能知道更多了,麦克雷觉得头有点晕,想要知道更多得去岛田城里面,最好是能找到那位源氏少爷被害的地方,一般来说那里可以感受到最大的信息量。麦克雷住在网上推荐的最适合感受岛田城怨灵的旅店,他打开窗就能感受到岛田城上空沉闷的灵压。
      麦克雷在等,等传闻中的敲门声。

      “咚咚咚咚”

      ”嗷!老板你干啥啊!!!”
      “你要的茶水啊,还有我们免费赠送的护身符一枚。”
       麦克雷刷白着小脸关上门,恨恨得攥紧了护身符。

      入夜。岛田城。
       麦克雷潜伏在岛田家高墙外,思前想后,在旅馆里被老板敲门声音吓到简直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非常不吉利,所以犹豫着给师傅打了电话:“喂?师傅?师傅你在吗?”
       “。。。。。”
       “师傅,能不能帮我祈福一下啊,要是我没能成功,那、那就不能给您养老了。。。”
       “杰西·麦克雷,你师傅我今晚睡得特、别、早!”不过鬼王还是在意这个学生的:“不要怕!师傅我感觉这次如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那大难死了呢……”
       “我还有你爸给我养老,是吧,杰克?”
        杰西听到爸爸哼哼了一声
        感受到师傅恶意的麦克雷刷白着小脸潜入岛田家。岛田家的地图他没能搞到,就算他有规划局的关系也拿不到工程图,这种大家族的图纸一般密不外宣,只有委托人画的一张草图,明确标出来家主活动的地方和处决源氏的地方,是一个标志性建筑物,经常出现在花村的邮票和纪念币上。
他从早上的游览地区进入岛田家,门卫已经打点过了,问题不大。直到进入岛田家不开放部分时,他才感觉到这个建筑群有多大,跟买地不要钱似的,草图上小小的方块放大了N倍,他的小短腿快走断了。
         麦克雷越来越感到不自在,太安静了,一个人都没有,就连来时的门卫都只呆在哨岗里,没有在外活动的保镖,他原来的潜入计划根本没用武之地。甚至没有风,要知道岛田城处于城市高处,四周开阔。
       一个老黑帮家族居住地没有明显在外活动的守卫,多是在门口安监控之类,对麦克雷来讲可以轻松避过,简直细思极恐,麦克雷后背一阵冷意,他颤巍巍的掏出驱魔道具——一团小风滚草

       风滚草:拥有在荒漠恣意狂奔的力量,被认为拥有着自由的灵魂,是灵性极强的施法道具,借用风滚草的指引,驱魔师可以找到邪灵藏身之处。

     麦克雷向着月亮的方位高高抛起风滚草
     隐藏着黑暗力量的风滚草啊,请在我面前显现你真正的力量,与你定下约定的杰西·麦克雷,美洲鬼王的门徒命令你,找到邪灵!
     月光为风滚草粗旷的纹理镀上银色的微光
      然后风滚草凌厉的向上姿势被一道狰狞的银光打落
      四周寂静无人
      。。。。。。
      草草草草草草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麦克雷逼着自己走到风滚草的落点,小草团被莫名切成两半,可怜巴巴的躺尸。刚想捡起来看,突然觉得后面特别冷,他的头皮都麻了,那玩意特么在背后!
凉意瞬间从背部顺着脊柱触及脖颈。
      妈的我耳朵那么好干嘛!那玩意在吸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在闻我吗?喂绝对是在嗅什么吧?!
       对付套路的方法是,绝壁不回头,倒退移动,膝盖走路。麦克雷啊麦克雷,越到这个时候越不能怂!你要迎难而上! 麦克雷咬牙往后突然猛退,背后的冷意消失了,这才慢慢转身,后面只有空荡荡的院子。
      草草草草草草草这个鬼已经厉害到实体化了吗?
      麦克雷把手伸进口袋里,布制的护身符不知什么时候裂了,几颗豆子搁在口袋里,脖子上挂着的师傅亲传圣水流了一肚子,麦克雷把豆子包回去,慎重放进工具包里,刚才那一下他已经感受到邪鬼的压迫感了,麦克雷翻出一块骨片捏在手里,又找出几个小道具放口袋。他掏出手机借着反光瞧了瞧,脖子上两个乌青的手印。
       莱耶斯以前说过年轻时收服的大鬼趁自己不注意时反噬,一开始没感觉后来窒息感越来越明显,他念了一晚上咒语与之抗衡,一刻都不敢停,直到早上送报纸的按了门铃响了才一下子如释重负。
      当时莱耶斯立马去照镜子,脖子上就有两个手印,其他地方都是抓伤,之后莱耶斯直接把护身的符文全部纹在身上,说这样省事,以后就不用时时刻刻堤防了。


       师傅,我回去后也要纹在身上嘤嘤嘤 麦克雷在心中暴风哭泣。


       虽然说委托人希望避开家主的寝室,但是灵感告诉他家主那边必定有线索,第二次麦克雷选取了岛田城最正气凌然的正门扔风滚草,这次成功了,结果直指岛田家主的居所。
现在是午夜,传说中午夜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也许风滚草指向岛田家主是有用意的。麦克雷默念护身的咒文,选了看上去平时人气最旺的大道蠕动过去。
        家主住在离宗庙最近的位置,沿途都是花村特色的常开的樱花树,两边蜿蜒着古朴的木制长廊。白天这里一定是风景宜人,但是麦克雷走着走着觉得这条路特别悠远。
木质的走廊上有拖动声。
       麦克雷特意放慢脚步,那拖拽声隐隐约约,在一边的长廊前头,月光照不到的黑暗中好像有一个人趔趄着爬。
       木头细小的嘎吱声像虫一样钻进麦克雷的耳膜。
       它在我前头它在我前头它在我前头我不看你不看你不看你我不看你我不看你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你看不到我!!!!
       麦克雷面目狰狞狂念咒文给自己壮胆,心脏里犹如一只雄壮的公鹿到处乱撞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他已经迈不动步子了,前面就岛田家主的寝室,一个下陷的清幽庭院,樱花烂漫,遮遮掩掩,一片死寂,怨气冲天。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紧接是令人牙酸的拉扯。

          杰西·麦克雷,吓到模糊。
 
          决然的捶门声持续了好一会儿才停止,麦克雷这才发现自己又冒了一身冷汗,他稳了稳身形,缓步走下台阶。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岛田家主的宅门在樱花掩映下渐步显现,传统的日式纸门下半部分全是粘稠的手印。
          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草这是有多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岛田家主是神经大条吗草草草草草草
被吓到模糊的杰西一惊之下忘了念咒,手上的骨片立马热了起来,麦克雷身体动得比脑子快,一秒下蹲,头顶一阵劲风。
         麦克雷看都不看把骨片一扔,接连几个战术翻滚。

         诱敌头盖骨片:带着强烈气息的不知名骨片,抛出可以引诱邪灵的注意力,暂时掩盖你的存在
来历不明的骨片来自美洲鬼王的对于爱徒的馈赠

          麦克雷恢复念咒,仓皇起身,他终于看见了那个“人”。
          弓着背的邪鬼一手按着长刀,身上红黑相间,它的边缘模糊,它整个存在如同石油泄漏后在阳光下那五彩斑斓、恶心的泡泡一样异样。
         它的站立姿势怪异到极致,整个身体违反人类生理构造的前倾。
         邪鬼貌似感觉到了什么,它的头部突然一百八十度转过来直勾勾盯着麦克雷的位置,邪鬼的正面是一个森然的般若面。麦克雷的鸡皮疙瘩以排山倒海之势出现。
          。。。。。。。
         邪鬼“盯”着麦克雷好久,才把头转回去。
          怂逼驱魔人杰西·麦克雷,正在回想有没有把速效救心丸带出来。




-----------------------------------------------------------

写多了,拆成上下,幸好看的恐怖游戏实况多,不然字数都憋不出来,有被吓到记得告诉我啊,我、我。。。。我会很开心的



评论(1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