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ps最近是学业繁忙期)

(麦源)就算是个鬼公狗腰也是极好的 下

   下

( 带部分血源诅咒梗)(带部分r76互攻)

       麦克雷死命捂着口鼻缓缓后退,尽力不发出声音,退到拐角后拔起柯基腿就跑。
       岛田家主这里简直是boss战区域啊?灵视强行升过40点啊?怪瞬间升级啊?现在麦克雷寄希望于那个小少爷被处死的地方,有些邪鬼会对自己死去的地方有所忌惮。
       而且麦克雷感觉得到,那里有什么东西强烈存在着。
平日里空旷威严的庙宇现在无端的阴冷,一点草虫的声音都没有。打扫的过分干净的院落反而有种压迫感。
传统的木质结构宅邸一般都有水井,相比主屋,小小的水井反倒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在东方各地域的传说中,井水直通冥河,是阴气最重之水;在古老的年代里,不乏困死于井中,跳井自杀或被抛尸水井之辈。
     不起眼的小小水井,宛若神秘的漩涡,神奇的吸力让麦克雷不由自主的靠近、靠近、靠近。井下是幽深的黑色,不知道是水面太平静了还是太深了。靠的太近了,麦克雷想,莱耶斯曾经要他注意深井,鬼王认为深井(特别是伊利奥斯的井)会使他的徒弟遭遇厄运,变成替死鬼;但是还是低着头看,想要一直往下、往下。。。。去往不知名的黑暗中。。。。。
      一边急切的想直接跳进去,一边仅存的理智呼喊他这是他的业障,不要被迷惑了、这种挣扎被后背搭上的手打断,麦克雷吓到直接一个翻滚,失重感让他猛的清醒,迅速调整自己的下落姿势以脚朝下,还不忘把手伸向背包里的神像以防被水鬼拉扯。意外的是,这是个枯井。
      麦克雷在钝痛中感觉到自己落在什么黏腻的东西上,还意犹未尽的滑了一下。手抓到了什么软绵绵带湿意的的玩意,同时又火辣辣的疼。加上一股腐败味,让他感觉自己落在什么生物的口腔里,腻腻的,恶心到整个人当机。
过了好一会才强忍着惧意打开了手机带的手电。头顶有个小小的光圈。还好不是什么腐肉,脚下踩着湿润的淤泥,苔藓,还有各种不知名的腐败物,周围的岩层在滴滴答答的渗水,石块摸起来黏糊糊的。下面有着不小的空间。
      会不会在阴暗处有什么尸骨?会不会就是那个小少爷被抛尸的地方?会不会有老鼠或者蛇?什么都好就是不要有会动的啊?人、人家超怕啊?!
      师傅说得对,井是我驱魔人生涯中无法僭越的坎,难道我杰西麦克雷要栽在这了吗?这、这就是那种地方对吧?对吧?希特勒的斯大林格勒拿破仑的滑铁卢?
师傅,不,老爹我我我我我我虽然很讨厌你和老爸天天秀恩爱床头吵床尾和但是我我我来世还给你当徒弟。。。嘤嘤嘤老爸老爹我爱你们!
      怂逼麦克雷捂住了眼睛把手电挪到那,才一点点打开手指缝。
      居然不是高度腐败的白骨,是一组按某种要求摆放的物件。正中心是个只有手机挂链那么大的洋葱小鱿,脏脏的,有着不明的红褐色。被细心的放在塑料袋里防潮。小鱿那张可爱的萌脸无辜的看着麦克雷。
     旁边有烧东西的痕迹,还有一些衣物,几只碗,一个有点锈色的铜铃。。。剩下的麦克雷没认出来,都包装的好好的,做这些的人心思很细致。
     在这种地方摆着这种仪式道具绝非是对死者的怀念,而是邪鬼这么强大的原因,这个小少爷的灵魂被这种方法束缚在岛田城做一个强大邪恶的守卫,随着时间流逝,它吞噬的活人渐增,怨气也随着时间增强。
     看到这个阵势后他心里有个诡异的猜测,岛田家主把亲弟弟做成这玩意,就算没有直接授意也默许了。这种恶意比鬼还可怕。他突然深深怜悯起那个早逝的年轻人来,麦克雷稍微能理解邪鬼那种绝望感了,永远被奴役的绝望。

我来解脱你吧。

    拥有了这种心情的麦克雷,听到角落里一声细小的呜咽。
邪鬼缩在角落里,处于完全黑暗中,但是它的身影清晰的映在视野里,邪鬼忌惮这里。明确这一点后麦克雷稍微放心,虽然还是感觉如芒在背……
     他往手上缠戴着受过鬼王祝福的黄色长带,最后打了一个特殊意义的结,做这些的时候他时不时抬头看一眼邪鬼,邪鬼依然缩在角落里没有移动,刚才的呜咽声好像是错觉。麦克雷感觉有点尴尬,因为邪鬼不敢靠近所以他开了奇怪的脑洞,什么“被家暴的妻子缩在角落里痛哭,邪恶的丈夫在家里的床上和其它不三不四的女人调情”之类。不不不快停下来!快按住你的脑洞啊!杰西麦克雷!
       很明显这只小鱿是“阵眼”一样的存在。麦克雷把那只缠着袋子的手伸向小鱿。。。


井底的洋葱小鱿:这是一只花村游戏店里的十分常见小鱿,是邪鬼生前珍爱之物,也许它是促成邪鬼源的关键。 因为沾染了卑鄙的外乡人的血液,所以出现了神奇的绑定效果

您获得了洋葱小鱿✖️1
您获得了大邪鬼✖️1作为使魔。

       杰西·麦克雷,变成另一个邪鬼永远无法杀死的人了。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少侠落崖必有奇遇?
      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邪鬼缓步走到麦克雷面前,麦克雷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能面一点一点放大,他终于可以认真看邪鬼的样貌了,它长着犄角,光线在它身上是模糊的,身上是传统的日式服饰,全身红黑配色,最重要的是它的小蛮腰,被束身的衣物遮盖,看上去像猎豹,优美细长又充满力量感。
      麦克雷盯着那个诱人的腰肢,不敢移动视线。
      这、这就是我的使魔了吗!人、人家还没准备好!

       邪鬼毫无征兆的提起了麦克雷的脖子,被鬼拎起来的滋味就跟被冰块拎起来一样,关键是这冰块还特邪性-----麦克雷冻到脸发青,但也不忘握紧了那只小鱿。邪鬼一个瞬身带着麦克雷嗖嗖嗖的爬上来,它似乎只是有一个“爬”的动作,并不需要合理的借力,提着麦克雷爬墙轻松的犹如拎小鸡。
接下来麦克雷梦游一样走出岛田城,进入旅店,邪鬼一路不紧不慢的跟着。当邪鬼进入旅店门时,旅店挂着的工艺品----一枚古老的镜子,挂绳突然断掉,发出的巨响惊醒了老板娘。铜镜躺在地板上,看上去十分可怜。
      老板娘和麦克雷面面相觑。
      她看不到邪鬼,但是她感觉到了阴冷。
     “嘿,你们挂绳老化了,小心别砸到人。”麦克雷心虚的说,在他的视野里,邪鬼直直的贴在老板娘身后,乖巧的像只家猫。
     麦克雷正视前方走上楼梯,背后还有一个人的低低的脚步声,麦克雷尽力让自己的脚步声与之契合,走过一个拐角后本应在后面的邪鬼突然“等”在了前面。麦克雷目不斜视的绕开他,否则监控里就会拍到走路奇怪的客人。
麦克雷毫无异样的拿房卡,开门,如所有外面劳累的人进屋后毫不迟疑的关门。
    当他把工具包放好后,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影。邪鬼直接穿过门,门锁在被它穿过时发出啪嗒一声。他定定的站在角落,而且看上去还有点被关在外面的委屈。
     。。。。。擦这不是幻觉?!
     现在麦克雷无法自欺欺人了,这玩意一直跟着他!!!现在整个房间的气氛都不对了第六感要是会拟人的话它一直在尖叫好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必须场外援助啊啊啊啊啊啊啊!
       麦克雷,凌晨又迅速拨通了师傅的电话。
       “喂,喂喂,师、师傅。。。”
        “刚才特想踹你但是你这可怜巴巴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师傅我,好好像把岛田家的鬼收成使魔了。。。”
         “。。。。。恭喜你做master了啊”
         “现在送回去还来得及吗师傅?!!!”
         “我唯一的门徒啊你估计找不到女朋友了不如就留下这只日本鬼子陪你度过单身柯基的狗生吧就这么定了。”
         喂这不是什么神器动物比如吸血鬼而是一个活生生哦不是一个死透透的鬼啊喂?师傅我再怎么重口也不会对着这种夸张的脸部构造撸出来啊?像jian 尸啊?!?
         师傅对于徒弟终于开始养大鬼了表达了欣慰,虽然大鬼貌似是从别人那抢来的大鬼,但是这也许就是麦克雷渡劫后的奖励。凭自己本事抢(亲)来的大鬼,爱咋养咋养。鬼王指点徒弟要把那个小鱿穿好随身携带,等回去了要把这个小鱿供起来。
        麦克雷试着叫了邪鬼的名字,“genji”,但是邪鬼毫无反应,他又给邪鬼讲黄色笑话,简直用尽了他一生的绘声绘色(麦克雷一紧张就会讲段子冷静一下),邪鬼那张脸看上去根本没有“表情”这种功能,一点动静都没有,根本无法交流,它就是跟在主角背后的npc,只行动不思考。
        麦克雷本来想强行去睡觉的,但是当他躺好后,邪鬼跟着移动到床对面的柜子上,不自然的蹲着,看上去跃跃欲试随时要跳床上,直勾勾的盯着他。
      麦克雷把头蒙进被子里,紧紧缩成一团。
      扑通,扑通,扑通
      死寂,温度都下降了。
      被鬼盯着还怎么睡啊摔!!!果然还是想办法送回去吧?!!麦克雷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他需要抽根烟冷静一下,大不了一晚上都抽雪茄不睡了!!!反正是明早的机票!!!
       根本没法抽,拿烟的手都是抖的,更别提点烟了。
        师傅说可以试着下达简单指令。
        “帮、帮我点个烟呗?”
         邪鬼突然坐直了,麦克雷吓得虎躯一震,他立马跳下来走到老麦面前,落地轻巧的像只猫。敬重的半跪下来,一手抚上那只烟,一手按着床沿。
        它摘了面具,露出一张亚裔年轻人的面孔来,然后“他”靠近了那根发抖的烟,轻轻吹了一口,上好的雪茄前端“噌”的冒出一团蓝色的小火苗,随而熄灭,白烟升起。
邪鬼和好面具,不动声色的退回原位。
       从未享受过如此高规格帅逼点烟服务的麦克雷看呆了。原来那个不是脸是面具吗?他脑中全是是刚才那张青白,阴柔,隐忍的脸,猩红色的眼睛,睫毛看上去很柔软;还有微启的唇,强韧的腰线,他一瞬间想起了自己的老爹和老爸。
麦克雷怀着忐忑的心情享用了那支雪茄,烟雾缭绕中邪鬼的身影如梦似幻。
       被年轻性感的死鬼看一晚上睡相,好像不是不能接受哦?虽然是这么想着,麦克雷还是紧紧把自己包做马革裹尸状,紧闭着眼睛很久才稍微小憩了一会。


       当白日的光线照进房间时,麦克雷迷迷糊糊的看见邪鬼还在原来的位置,边缘渐渐弥漫,虚化,模糊,直至不见。但是麦克雷可以感觉到它,当麦克雷起身收拾,关门走出房间,到前台退房,他一直都在,只是存在感没那么强烈,这也侧面证明了邪鬼的强大。在人群里人们受到的影响也不大,过路人只是会下意识避开他们其实根本看不见的邪鬼。

      外乡人离开日本,带走了一只脏脏的小鱿做纪念。

      麦克雷赶往师傅家,他得重新住回那里,把半吊子驭鬼束学好,如果岛田家要追究他们辛苦养成的邪鬼,麦克雷知道鬼王可以庇佑他。他也担心晚上邪鬼会不会有什么异状。其实他是多虑了,邪鬼仅存的意识里只要离开岛田家什么都好,虽然属于麦克雷,但是比起有如生前还被限制在岛田家里已经好太多了。
     美洲鬼王隐居在一个小村庄里,村民们对鬼王持有敬意,能捎带莱耶斯的学生一趟对他们来说是很荣幸的事,麦克雷在这个村子里人缘很好,他很快就到达师傅家。
     “叮咚”
     开门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人,冷冷瞧着麦克雷,他脸上横着两条标志性的疤痕----由受过教会祝福的银器造成。
      “老爸!老爸我想死你做的玉米派了!”麦克雷谄媚的呼唤到。
      “杰西·麦克雷,你一晚上给你老师打了不少电话,要不是你有所收获现在你已经被我吸干脖子了。”
吸血鬼撇了眼邪鬼,侧开身,走向散发着玉米派香气的屋子里:“快来吃饭,哦还有你得把你的小跟班抱进来,那个门槛它没法自己跨过去。”
       擦,忘了这出,师傅家的门槛是对各种鬼怪设置的屏障。(这里我其实一直在想那个不死人无法跳跃的小动画。。。)
       邪鬼已经显形,巫医的居所对邪鬼来讲环境适宜,它忠实的跟在驱魔人背后,不远不近。
       真要抱吗?虽然看上去小小只的但是也不矮啊?咋整?公主抱吗?!我的公主抱是用来抱鬼的吗?师傅我能把门槛先拆了一会给你装回去吗?
       屋里传来另一个嘶哑的声音:“小兔崽子快点!不要怂!”是师傅。
       麦克雷硬着头皮叫来邪鬼,眼一闭脸一扭心一横手一伸环住邪鬼的腰,覆盖腰线的日式甲片有种诡异、冰冷的手感,和他想象中一样纤细,宛若灵活的蛇。邪鬼全身的重量掂上去只有二十多克,鬼知道他行动的力道为什么那么大。
      他把邪鬼放在屋里的实地上,轻飘飘的,他甚至担心他会倒下来。麦克雷心虚的看着邪鬼,邪鬼还是那张般若脸,安安静静的跟着麦克雷在屋子里走动。他们穿过相对宽敞的前厅,穿过杂乱摆着各种诡异物品的小仓库,歪歪扭扭来到厨房。厨房简陋的摆着一张桌子,还有当地传统的几张木质小凳子。莫里森在背后照顾他们的汤。
      主坐上坐着美洲鬼王: “快过来让我看看你把什么鬼拐回来了。”
      邪鬼大大方方的站在屋子里,麦克雷让邪鬼把面罩脱了,鬼王认认真真端详了一番,麦克雷紧张的不行,良久,鬼王评价到:“哦这小子真俊,发际线还那么靠后。”
      莫里森:“加布里埃尔我把汤扣在你狗头上信不信?”
鬼王认为邪鬼加以时日供养就会拥有自我意识,但是现在只能保持这个状态,麦克雷对于邪鬼会拥有自我意识感到心情复杂,又惧又怕又隐隐有些期待;接下来是愉快的家庭晚餐,邪鬼站在麦克雷的板凳后面扮演一个忠实的马仔,莫里森鼓着腮帮子鼓用吸管喝医用血浆,他直直迎着邪鬼那张面具脸。整个有人有鬼的餐桌氛围像是生化危机里的贝克一家。
就算是血龄76年的莫里森也受不了这种注目礼:“这孩子应该一起享用晚餐,他也算我们的家庭分子了,不能亏待他。”
     “老爸,你这是人道主义情怀吗,它现在还没有自主意识的。”
     “小逼崽子对你老爸放尊重点!”
     麦克雷委屈的看了眼师傅。(麦克雷只有在师傅在时才敢在各种妖魔鬼怪注视下吃饭)
      最后莫里森是这么解决问题的,邪鬼站在饭桌空位前,桌面为它放了个东亚风格的碗,里面盛上干饭,再直插上三根香,莫里森在亚洲混的鬼友告诉他这样东亚鬼在某种意义上就能吃上饭了。
      哦,多么温馨的一家。


       有师傅在麦克雷对邪鬼的态度瞬间不怂了,腰也挺直了气也不喘了,他也可以自然的适应邪鬼每时每刻跟在身后洗澡吃饭睡觉包括释放内存了。
       莫里森和莱耶斯很喜欢源氏,鬼王和莫里森可以运用一些玄学手段得知源氏的过去,他们深深心疼源氏,觉得这个追求自由的年轻人死的可怜又可惜,死后也不得安宁。源氏作为麦克雷养的鬼得到的却是鬼王最高规格的供养,莫里森甚至通过同族的情报网给源氏搜罗上好的供养物,相比之下源氏就是惹人怜爱亲儿子,麦克雷就是外面垃圾桶里捡的。麦克雷深深觉得自己的养父们像丈人对自己女婿一样偏心。
麦克雷得把自己公寓的东西搬回莱耶斯那,于是过了不久后的一天很早就出门了,临走前他给邪鬼下了“看好家,帮我打扫一下”的命令。
        坐在客厅看电视的老夫夫发现最乱的房间一阵动静,然后邪鬼路过他们面前走到杂物间翻出吸尘器,再路过他们走到杂物间,莱耶斯和莫里森忍不住别过头看他,邪鬼背把刀和肋插挥舞吸尘器的样子看上去惊心动魄。接下来邪鬼把家里的地板擦了一遍,他擦地的方式特别传统,虔诚地跪在地上拿布擦地,所有沟壑都不放过。这也许是因为岛田家十分传统,导致邪鬼仅剩的认知里“擦地”就得这么做。
        他还跳到房梁上把所有灰都掸下来,卫浴里面顽固的黄渍被刷的干干净净,玻璃的两面洗的亮晶晶,下水道也通过一遍。煎锅顽固的焦着物被他全部刷掉,水池旁边老化的青苔也一丝不苟的铲掉。莱耶斯那些巫术道具也全被妥善的弄干净了,除了一些他不能碰的。包括莱耶斯泡在罐子里那些奇怪东西,干净到像莱耶斯刚收藏他们时的样子。邪鬼把所有瓶子整整齐齐码好,把所有植物分类。他的力气大的诡异,独自把所有架子摆到互相平行垂直。
         鬼王和他的伴侣探出头来,他们的屋子现在感觉就像某国部队营地一样,充满了秩序和处女座。做事斩草除根,这在邪鬼生前是一直恪守的岛田组教诲。
家政源做完这些,乖乖跳到最高的房梁上蹲着。杰西不在的时候他总喜欢呆在生前符合习惯呆的地方。

          麦克雷拎着大包小包回师傅家,差点以为去了假师父家。师傅和老爸跟他促膝长谈:“以后一定要把源氏君养好了。”
       最后语重心长道:“对他不够好老子吸干你(打死)你。”



         麦克雷一直赖在师傅家里学怎么养大鬼,做家长的口嫌体正直还是喜欢孩子回到身边的(带着另一个孩子),邪鬼被开发了女仆功能,有了它乱糟糟的房子严谨得像岛田家,邪鬼兼任保姆保镖马仔。
       然而麦克雷的本职工作还是驱魔,在几次试验中邪鬼毫不犹豫的吞噬了比它弱小的鬼,展露出凶狠的本性。第一次麦克雷释放了一只附着在墓碑上的恶灵,在麦克雷的眼中,邪鬼掀开了面罩,阴柔的面孔面无表情地撕扯黑色的筋肉,似物非物的邪灵惊恐到快要消散。然后他如老饕酒足饭饱后露出青灰的舌头舔了一下嘴唇。重新戴上面具,一如既往。
只要看着邪鬼稍微表露出人性化的、满足的表情,麦克雷莫名觉得很戳,这种心情类似于“吾家有女初长成”。邪鬼在他眼里愈发可爱起来,就是有一点不好就是他不能像猎犬般驱赶猎物,无论麦克雷怎么施咒,邪鬼只会是那个毫无感情的猎手,所以麦克雷谨慎的挑选委托,他只选择恶灵,然后带到住处让源氏去解决。邪鬼吃了不少恶灵,他也愈加强大。
         莱耶斯说源氏的忌日过后就可以跟着老麦为非作歹了,忌日那天源氏会有怎样的反应是不可预知的,如果不受控制,邪鬼会被想尽一切方法抹消。为此麦克雷和他的养父们很早就开始做准备,莫里森找关系搞了一整套日本神社里面的用具,莱耶斯献出了珍藏多年的咒文和材料,麦克雷一辈子都没这么主动的学习过。真奇怪,源氏来到这个家后他们都变了不少,居住环境变了,他们谈话的中心也变了,以往鬼王没这么慷慨过,莫里森也没有三番五次的动用海外关系,麦克雷身上多背负了一只鬼,他得负起责任来。
        他们专门腾出一个房间,谢绝所有客人,精心制作了针对邪鬼发狂的保护措施。
       “宝贝你乖乖呆这里不要动啊?”麦克雷摸摸邪鬼的头,他比邪鬼高大很多,邪鬼小小只的体型现在他觉得可爱。他又不舍的多摸了摸,一把把邪鬼抱起来,放到祭坛上。现在他已经很熟练了,抱来抱去十分自然,不就个大一点冰一点轻一点的人形娃娃呗?
       邪鬼环着腿局促的坐在被当作祭坛的桌子上,人畜无害的样子像是做错事了的小学生,庄严的木桌摆满了白色蜡烛和敬鬼的食品。鬼王一家紧张的坐在房间外围,好像等在侯产室外的孕妇家属。
       他们能知道岛田源氏死在很多年前的一个深夜,那一天是个非常不好的日子,日本鬼节。
      

        一开始他就像往常那样安静的坐着,时间越来越接近他断气的那一刻。
       然后他开始颤抖,越来越厉害,不再抱膝而是把自己埋进胸口,他的边缘极速雾化,整个外形狰狞起来,一只轻飘飘的鬼抖的实木大桌嘎吱作响。麦克雷想动,师傅一下子按住他的手。
        他的面具裂了,渗出血痕来,一只鬼身上渗出来巨大的血量,它们漫过桌面,淅淅沥沥的下落,晕开,一圈一圈,蜡烛也随之熄灭。邪鬼生前最后遭受的对待一一展现,他嘶吼,他挣扎,他咒骂,他怨恨。。。。
        一整个住宅被非人的呼喊声死死罩住,鬼王瞪着邪鬼,他暗示麦克雷可以自己做出决定了。

          麦克雷有自己的想法。   
          再坚持一下啊,源氏君,再坚持一下,就这样,很快就好。

    
        但是他没想到还有后续,红光在邪鬼身上闪现,下一秒暴怒的竜神冲了出来,这一遭使所有人躲闪不及——邪化的竜神带着腐臭呼啸而来,而你只剩闭眼的时间了……麦克雷只能把手抬起来:“源氏!”
      竜顿了一下从他们的头顶掠过,带起一阵腥风。
      麦克雷大口呼气,他扫视左右,师傅头上一圈汗,老爸紧绷着脸,但是他们很快就放松下来了。
      最后他看向那张桌子,邪鬼的能面已经全碎了,就算是这时,麦克雷也深深认为他的脸在仅剩的烛光里美的惊心动魄。
      然后他惊讶的发现邪鬼的嘴唇自己动了动。
      嘶哑的低音从他嘴里吐出:“麦克雷,我自己下不去。”



        杰西·麦克雷,劫后余生的怂逼驱魔师一名,愣了一下后心中只有一句话刷屏:就算是个鬼公狗腰也是极好的。





我自己下不去,所以快来抱抱我啊
(完)


终于赶粗来了,算是给自己的生日贺文
感谢祝福我的各位和偷偷给我买蛋糕的基友们
最后这篇文能粗来也要感谢一正激发了我脑洞,虽然她可能还不知道2333333

其实这篇文可以写很长很长,半藏线还没交代,邪鬼和麦克雷人鬼殊途,最后有一个总的结局,(而且中间也应该有、开、车!)但是我今天吃过金鱼草太太的刀了我不能再塞刀子啊?!

车见丁太太的文,丁太太的猎魔人邪鬼源开车满足了我所有幻想嘿嘿嘿http://lczthebeacon.lofter.com/post/1de42add_df294b3

就这样吧,邪鬼源氏恢复自主意识,得到了爱人和新的家人。这次他会珍惜来之不易的“新生”。

ps:我其实很喜欢看评论回评论的,有空就给我评论吧!没空的话也没关系,吃我投喂辣

评论(2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