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封面来自基友,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

麦源 生活真tm刺激

普通人现代au,提及r76,十分短小
取材自真实的,可歌可泣的故事。

    你和你哥一起住。你哥是岛田集团的扛把子需要日夜操劳,而你在守望学院上学,顺便照顾你日夜操劳的哥哥。
     但是你哥不知道你有男朋友了。你和男朋友,杰西·麦克雷,行事相当低调,在别人眼里你们是毫不相干素不相识的同学,你们见面很少,见个面都像地下党员交换情报,但是感情稳固,发展良好。
     说什么也要男朋友来家里玩耍的你想要杰西陪你一起打几局拆迁六号,你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珍贵了,必须利用起来,所以你挑了个你哥忙碌的日子把杰西带到家里耍。
     你们在房间里愉悦的戏耍,期间还尝试了一下接吻。你蜻蜓点水般碰了他的脸,接着是他的嘴唇。你看得出,他意犹未尽。于是你们又轻吻了好几下。
     打了好几局游戏后你们累了,他环住你,你坐在他怀里发呆。你们在外面可没敢这么亲密。
      然后你听见了电梯到达的声音。
      电梯到达的声音。
      到达的声音。
      声音。
       音。
     这一层只有你们一家住着,邻居去度假了。
      你哥突然回来了,你只好让杰西躲柜子里。你觉得你哥今天大概不是你哥,他今天是一只在太空站里寻找受害者的异形。
       你头皮发麻,走到客厅,你哥生无可恋得陷在在沙发里,低头对着手机狂按,偶尔发几句语音指令。
      “哥你回来啦。”
       你日理万机的哥头都没抬:“嗯。”
      “你一会还出去吗?”
      “不出去,怎么了?”
      “没啥,我一会可能要出去,你要在的话我就不带钥匙了。”你面不改色的说。
      “哦。”
      转身后你僵硬的回到了卧室,把门反锁。
       你男朋友的小脸煞白煞白的,活似要独自面对异形。你们沉默了好一会儿,杰西今晚可得回家,他没和两个养父说今晚要在外面过夜。
       并且是男朋友家。
        男朋友。
       退役老兵养父们会混合双打这个糟蹋别人家孩子的狗崽子的,就算他一晚上啥都没做。

      你们开了条门缝暗中观察,你哥还在沉迷手机。沙发靠墙,你哥就是看门的异形。
     你们互相对视。
     杰西·麦克雷弹了弹并不存在的帽子,露出一个宠溺又绝望的微笑:“再见了,亲爱的。”然后淡然的打开门,走了出去。多年后你要是写回忆录,这一段一定会这么写:“太快了,发生的太快了,当我还在消化他的告别时他已经走出去了,昂首挺胸的样子宛若阔步走向社会 主义的胜利。”
     你目瞪口呆的看着你185高的男朋友以普通正常的匀速从你低头忙碌的哥哥面前走过,最近的时候他们的距离不到三米,他每一步都踩在你理智的弦上,绷的砰砰响。但是你哥直到他走过都没有抬头。
     你男朋友其实已经出了一身冷汗,但是并没有影响
他的脚步,你在最后才看出他哆嗦着拉门走出去,关门。
      杰西·麦克雷,存活确认。
       岛田源氏,瘫倒在地。



      男朋友已经去过你家了,接下来该你了。
      杰西的养父们都是很有情调的人,精心布置每一个房间。他们的房子充满了细小的暖意,他们的阳台上甚至种满了花花草草,还有一把摇椅。
      杰西的父亲们要出门,是个约会的好机会。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杰西听到门口一声钥匙插进锁眼的响声。他惊恐的回头看你,你瞬间明白了什么,一个岛田飞扑冲向门口拿走自己的鞋还不忘把脚上的拖鞋蹬掉,做这些的时候你听得到外面打开第一层防盗门的声音,惊险又刺激。然后你一个shift跪滑回房间,杰西站在门外,等你进去后关好门,面目狰狞的说:“反锁!反锁!”
      你屏住呼吸侧耳倾听。外面的人走进来了。有两个脚步声。
   “杰西?”
    “嘿老爸老爹,你们怎么回来啦。”
    “出门忘了浇花,给你打电话没接。(当然接不到啊忙着跟男朋友温存呢)”老兵的声音带着隐隐的怨气。

     你缓缓的回头,杰西小小的窗台上有好几盆多肉,还有一株黑百合,看上去都有点蔫。这时候有人抓紧你这个门的把手,他有力的转动门把手,你看得到可怜的合金把手颤抖的样子,片刻后那人加大了力度,门把手发出绝望的悲鸣。
    “打不开?杰西?”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
    “嘿、嘿别用蛮力好吗?大概是坏了,我也进不去。”你男朋友说,语调平稳,你在心里默默的为他的机智点了一百万个赞。
“切。”
    你男朋友的养父在房子里走了一圈浇花,然后就出去继续他们被打断的行程了,他们大概没时间追究门的问题。杰西松了一口气,轻轻敲门:“没事了,宝贝。”
     你开门。杰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嘿,你的表情和我上次从你哥面前走过去一摸一样。”
    “信不信我哭给你看啊。”



这个故事来自于我一个一米八的帅比同学,我们都叫他一米八。那时候我们每个人轮流讲一个“你干过的最刺激的事”,我说我校考成绩出来那天在班主任想要对我思想教育的时候逃课去西湖玩了半天,现在想想我真是个乖孩子啊?
这是一米八和他女朋友的故事,一米八就是麦克雷视角,女朋友是源氏视角。他说这段子的时候我们这帮听众都暗自为他捏把汗。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啊,感谢一米八。


评论(11)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