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ps最近是学业繁忙期)

(麦源)叛逆期我能怎么办啊1

预警:ooc!ooc!带孩子!小女孩!源氏亲生的!不是渣男!不是渣男!!!也没有奇怪的男女关系!!!没有!!!他那么可爱!!!提及双飞,r76
特别,短小。

半藏中立设定,双龙剧情之后。半藏线为插叙。
守望先锋重组设定。
对了你们记得一米八吗……还是那个游戏。


       重组后的守望先锋,平静的一天,大多数人驻留基地。
       难得的宁静里就应该充满八卦,玩耍,昆特牌(并不)。接下来的游戏是轮流问问题,大家各自来回答;在一个公司里这是增进员工感情,帮助互相了解的游戏,而在守望先锋中特工们可以互相满足在解散期间大家在做什么的好奇心。
      轮到莉娜了,经典问题:“目前做过的最刺激的事是什么?”
       安吉拉:“向安玛莉女士摊牌。”
       法拉:“坐在旁边看安吉拉向我妈摊牌。”
       周围人一副:“哦~”的样子。
       托比昂:“应该是第一个孩子出生。托比昂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刺伤了周围一帮未婚男女的心。
       莫里森沉默了一下说:“士兵改造计划的前一天晚上和加比确定关系,嘿别这么看我,当时是违背军规的。”
       周围人:“哦~看来确定了什么了不得的关系啊。”气氛变得粉红起来。
      麦克雷深情的看向源氏:“最刺激的事?当然是亲爱的不戴面罩看着我的时候,我能猝死在他眼睛里。”
     周围人:“嗷—————浪漫先锋吗这是!”
      轮到源氏了,他整个人坐正了,以一种日本人民族特色的耿直和诚实说:“违背家规。”



很好,这个游戏结束了。


       半藏观察那对母女很久了。弓手很有耐心。
母亲是个小职员,名字很普通,伊丽莎白,金发,灰眼睛,总是看起来很疲惫。有过一个亚裔丈夫,这很正常,智械危机后各个民族各个国家的人混杂的更厉害了,来自战区的人涌进安定区,安定区变成战区后他们再一起涌进下一个安定区。
      亚裔的丈夫名字已经不可考,女人绝口不提,战争淹没了他的信息,据说他没有死于炮弹,而是死于过敏,一滴青霉素溅到他。
       那个混血的女孩长相很亲切,大概十岁上下,深棕色头发,茶色眼睛,被母亲用各种小夹子精心打理,剑眉让她小有气势,身材修长,很文静。未来会是个很有魅力的女性。
半藏一开始只是来这个地区蹲点。但是他一踏上这里,竜神就催促他来这里,竜神的指引从来没有错,就如上次他们知道他会永远愧疚一样。
      他推掉工作守在这里,住在她们附近。白天这位单亲母亲送她女儿去教会的托儿所,结束一天疲惫的工作后晚上接她回家,战争的阴影一直笼罩在这个单亲家庭里,智械危机还未完全过去。晚上,母女瑟缩在出租屋里。
       半藏可以确定了,当瘦弱的母亲牵着孩子走过街道,小女孩别有深意的回头看了他一眼,茶色的眼睛和前不久刚见过的弟弟一摸一样。战争年代茫茫人海中遇见血亲的几率小之又小,大概是源氏活下来的几率那么大。要在以前,半藏准会在一个四下无人的午后叫源氏跪到他面前,给他大一个耳刮子,然后叫他负责。
       他隐约想起源氏叛逆期做的一件事来,把老爹快气疯的事。


        守望先锋收到了一个快递。小女孩,十一岁,混血儿,和一堆东西一起被送过来,“快递员”看上去像灰色地带生活的雇佣兵。精心挑选的基地被快递找到让温斯顿担忧了很久。
        小美当然不可能了,至于廖,大家一致认为他应该和厨房结婚,为整个守望先锋生出更多好吃的。
所以当然是源氏了,仔细一看长得也有源氏年轻时的美色,关键是小女孩脆生生的用英语说:“半藏叔叔叫我来找爸爸。”
        所有人刷的一下看向源氏。源氏一下子面对所有队友面目狰狞的脸。母性大发的安吉拉忍不住说了出来:“源氏君?你年轻的时候是做了什么吗?”
        莉娜:“想不到你是这样的源氏。”说完往温斯顿身后躲了躲。
        小美:“源氏,这在我们天朝有一种文叫《黑道少爷的小娇妻》《妈咪快跑,坏蛋爹地来啦!》《天才宝贝腹黑爹地》《黑帮二少猎艳记》。。。。”
        随着小美的书目越来越长源氏的面罩里面渐渐冒出了一层冷汗,:“我年轻的时候,不是,比较叛逆嘛。”
       “就,喜欢对着家里干,违背家规什么的。”
       “我不也染过很潮的发色嘛!唉叛逆期就是想找刺激。。。”

        “有一天我就去捐精了。”




        捐精在这个时代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战争使人口急剧下降,而当代科技可以使捐献对身体伤害减到最小。号召捐精和号召献血一样,参与者认为这是很值得炫耀的公益活动。
当然对保守的岛田家来说还是,相当刺激。不过这是不是源氏被砍的原因没人敢问。知道队友不是渣男后所有人都露出了释然的欣慰。
        源氏想的是:
       你们怎么还没走啊!!!认亲现场很感人是吗!那边的那个印度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在录吗!!!
      竜神已经高兴的绕到小女孩身上了,它感受到血脉相连的亲近,现在开心的像条狗,小女孩明显是感受到有个家伙亲昵的蹭她的脸,她露出茫然的表情。那双茶色的眼睛回眸看向安吉拉和其它女性。源氏打开面罩,擦了把脸。

“I'm your father."

       死寂,源氏脸快烧起来了,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关键时刻怎么能蹦出这种烂梗呢!!!虽然听起来没毛病!

      怯生生的小女孩愣了一下突然笑了,很明显是懂梗,开心的回答道:“no—”
      啊笑起来真可爱,像我,像我。
      源氏回头看向麦克雷,麦克雷从见到这个女孩起就整个人处于呆滞状态,仔细一看牛仔帽的阴影里闪动着波光,麦克雷饱含深情的说:
       “啊,魔法少女小源。”
        “hentai!!!”


       半藏爬起来,竜神从他身上升起。脑子有点晕,大概是脑震荡。他晃了晃脑袋,竜神焦急的呼唤他过去。
      他走的摇摇晃晃,一边拍下身上的瓦砾。岛田家的前家主恢复的比较快,而街上全是倒伏状的人体。那对母女就倒在离垃圾桶几步的地方,就那么几步,她们来不及,半藏也来不及。
      半藏跪在凹凸不平的地上,吃力的把女人翻开,见鬼,他的头还是很晕,视线里全是黑色躁点。小女孩缩在母亲的怀里,脸上都是血。紧紧挤在母亲身上,一下一下的啜泣。
“能起来吗?有受伤吗?”半藏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可怕。女孩颤抖着摇头。半藏看到她身上有一些刮伤,所幸不深。
      半藏拍了拍女孩的背:“她已经去了。”
      女孩子紧闭着眼睛,缩的更深了。
      这场景似曾相识,大概是源氏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母亲被仇家暗杀,他缩在母亲身下,要不是及时赶到的话,就差一点儿岛田大名要再失去一个家人。家里带队的长老向源氏说:“夫人已经去了,小少爷安全了。”源氏缩在母亲还温热的保护下,不肯离开。
      源氏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讨厌家里的生意的?
      半藏坐了下来,他知道没一时半会他的“侄女”是不会接受事实的。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