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犬男

请点这里!
封面来自基友,CP杂食可拆可逆,能接受尺度非常大,主产源受向,还有各种单机游戏,但是因为家庭原因只能纯欣赏不能上手玩游戏,(我歆羡能玩的小伙伴啊)

(麦源)叛逆期我能怎么办啊2

预警:ooc!ooc!带孩子!小女孩!源氏亲生的!不是渣男!不是渣男!!!也没有奇怪的男女关系!!!没有!!!他那么可爱!!!提及双飞,r76
特别,短小。喜欢请留下你的小心心和评论!

半藏中立设定,双龙剧情之后。半藏线为插叙。涉及原创角色
守望先锋重组设定。
感谢提供女儿名字的老鲁人@阿真真真真真 

前篇链接http://xiquanjun.lofter.com/post/1ea3d288_f8201da





“呃,宝贝,是这样的。。。。你是我的孩子但是呃。。。”源氏干巴巴的解释到。
“我知道。”
等等孩子你知道啥?!!!孩子她妈是怎么解释捐精的啊?!!!好想知道哦!!!
医疗室,源氏和亲生的崽子大眼瞪小眼,安吉拉要给她做个检查。
。。。太尴尬了,怎么介绍麦克雷啊。麦克雷远远的坐在一边,强行低头玩掌机,其实时不时幽怨的往这边瞄两眼,一开始他掏出掌机问小女孩要不要玩,收获了一连串沉默,人家还往安吉拉那边缩了缩,麦克雷尴尬的坐到一边玩去了。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就是喜欢“魔法少女小源”!
“那个是杰西·麦克雷,呃。。。。你可能在电视上知道他。。。他是我男。。。男。。。”
源源!说出来!你可以的!
你女儿已经抬头看你等下文了!
“我、我男人。。。”靠到底是谁先弯的啊,我到底该怎么解释啊,前面那位解释捐精的妈妈真是很伟大啊。
小女孩看了一眼麦克雷,又回头看源氏。源氏恨不得立马把面甲合上。源氏年轻的时候自认为是很了解花村的小姐姐们的小心思,但是小女孩心里想什么对他来说永远是个谜,特别是这个年纪的小女孩,(还是自己年轻时叛逆搞出来的小女孩)
源氏抬起自己机械的手指,上一次感觉自己的手指那么沉重还是改造后第一次站在镜子前自己合上面罩的那一刻,源氏不熟练的摸了摸女儿看上去很柔软的浅棕色头发,只感觉到有一点点到处滑的重量在手上。
小孩子大概都不喜欢医院和检查吧?源氏慢慢握住她的小手。“不要怕,我小时候我哥哥就是这么一直陪我的,你应该见过他了。”
那个小脑袋点了点。
然后指尖的传感器告诉他那只小手握住他一根人造的手指。或许是觉得人造皮肤的手指触感奇怪,她还轻轻戳了戳。


半藏了解到一个故事。来自喜爱紫色的黑客,街坊邻居,还有刚刚生还的侄女。
和平年代的金发女郎和一位来自日本的青年相遇,相识,相婚的故事,他们的结合受到了家人和朋友的衷心祝福。接着是人类第一次遇到了智械危机。
幸运生还的小夫妻与家人失散,逃到边陲的安全地带,同时失去了稳定的生活,工作,多年的社会关系。。。磕磕绊绊的落脚在这个没人认识的角落里重新开始,然后丈夫的生命就因为可笑的青霉素过敏结束了。
妻子为了纪念丈夫,了却未竟的心愿,执意生下一个混血儿。在半藏看来这是个很自私的选择,战争年代为了生下符合要求的孩子花了一大笔积蓄人工受精,资源短缺,陷入极大风险,同时因为妊娠丢掉工作,后来只能战战兢兢的当个小职员。
这孩子没营养不良或者有啥先天缺陷看来真的是竜神的护佑以及源氏的精 子质量好啊........
半藏想起在还没有智械的年代里曾有人说过世上少有的不需要资格证明的事情是为人父母。但是自己也没有资格去评价别人。
小侄女盯着半藏背后明显放着什么杀伤力武器的黑色长袋,她还没完全缓和过来,半藏决定带她先离开。半藏一只手把她圈在身边,一边戒备的观察四周。双龙把它们护在看不见的圈里。
发现侄女目光所向后半藏小声问 “你怕我吗?”
“.......您不像坏人,先生。”她的音色很像源氏,谁教她这么说话的?她的母亲吗?
“叫舅舅。”
一个关于亲情的称呼。
哥哥。
哥哥。
源氏到最后也只叫他“半藏”。
我的源氏已经死了,我也不是哥哥了。

岛田家流落在外的女孩没有太惧怕自己素未谋面的舅舅,或者说,突然发生的巨变已经让她学会麻木了,现在她乖乖呆在半藏的安全屋里,看着半藏收拾屋子。巨龙的灵体包绕着她,像是给予安慰。半藏把明显涉黑的东西都放好,然后把床让出来,把自己的寝具堆到地铺上,接着换了新床单。
他还出去买了平时不怎么感兴趣的三明治和果汁,路过那片区域的时候远远看见那个女人已经装进收尸袋里了。周围人见怪不怪的清理现场,压抑麻木的氛围弥漫在这片土地上。
这里离交火区越来越近了,半藏知道他得尽快把这个孩子送到合适的地方。他有一些离开岛田家后在佣兵界认识的朋友,可以完成护送的委托。
回到安全屋的路上他爬墙进入这对母女小公寓,很乱,但是主要的东西都是小女孩的,看得出这是母亲布置房间的重心。半藏木着脸收拾了一些小女孩的衣服裙子鞋子什么的,一个中年的多年保持清心寡欲的、保守的男子面对一个母亲对女儿爆棚的爱还是有些措手不及。(这些东西对半藏简直是个新世界,要知道源氏小时候就是个毛小子没这么多花里胡哨的玩意)另外带上了印着小猫小狗的毛巾牙杯牙刷。
半藏依靠直觉摸到一把枪。很袖珍,贴在门口的鞋柜后面。只有三发子弹。一位勇敢的母亲的武器,防得住歹徒挡不住流弹。想了想还是妥善的收好。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
“Zoe(佐伊)”
“佐伊不是生化危机7里炮灰掉的......”源氏说完又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少玩游戏,少玩游戏,不能再说大秦话了。
两个大男人的宿舍实在是不适合孩子生活 ,特别是某人会抽烟(ps:抽烟在三次元打搅到别人真的不是什么好行为啊。)源氏牵着佐伊的手到安吉拉那,没好意思进房间,在门厅和法拉把半藏寄来的包裹拆了。半藏给他们寄了很多东西,都是衣服和日用品,按小时候母亲教的方法一件件叠好,卷起来,塞满。“哥哥果然是个很细致的人呢。”源氏没想到自从上次见面后这么快半藏就有了消息。
他和安吉拉整理东西的时候发现一张半藏的书法作品,上面写着“喜当爹,呵呵。”
我收回很细致的那句话,哥哥他嘲讽能力满级。
回到房间里的时候麦克雷已经躺床上了,看上去心情不佳。
“杰西?”
“我感觉我的魅力受到了挑战。”麦克雷闷闷的说。
“........小女孩比较怕生很正常啊。”
“她看堡垒的时间都比看我多!”
“emmmmmmmmmm大概是因为妮妮很可爱。”
麦克雷哀怨的看了源氏一眼:“果然是亲生的,你以前看长官的时间都比看我多,而且看我总感觉像在看傻逼。”
“........槽点太多我都不知道怎么吐了,杰西,很高兴你有自知之明。”
“不过没关系,”麦克雷一把搂住源氏,源氏顺势懒懒的倒在床上,“最后都会是我的。”
“你的你的都是你的........”源氏迷迷糊糊的说,一边把面甲摘了伸手关灯。陷入梦乡前听见麦克雷小声在耳边说:“如果我们能生孩子,应该就是小佐伊那样的。”




评论(8)

热度(41)